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谁是谁非任评说

 
 
 

日志

 
 

关于彭宇当好人被反咬案件折射的司法问题分析  

2008-02-18 11:41:00|  分类: 经济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直在做南京的股票,也有很多南京的朋友,近来南京出现了轰动的案件,彭宇搀扶摔倒老人反而被索赔巨款,这个案件称为了对于整个社会道德的巨大考验,引起社会的热议,近来有很多网友和朋友问我的看法,这里我也谈一下自己的看法。

首先是这个案件击中了中国司法的命门,中国直到现在还没有一部证据法,对于案件的证据没有认定规则的法律,最高法院提出的证据认定规则也是很笼统的。这样的事情在西方是很好办得,因为西方有心证的制度,就是陪审团内心确信就可以认为证据充足了,而陪审团是社会随机产生诉讼双方选定事前不知情的12个人,陪审团要当场选出当场做出决定,几乎没有多少作弊的可能。如果是西方的陪审团审理,彭宇案的问题早就解决了。

而在当前的中国,我们也要反面的看一下,老太太的证据确实有问题,但是如果是一个肇事者在众人围观时不得已把受害人送到医院,到了医院后周围的证人等等都消失后,他抵赖说自己是做好事才送人去的医院,是受害人恩将仇报,那么肯定是受害人没有证据的不利结局,这样的情况肯定比做好人被反咬的事情多!司法在遭遇制度性缺陷的时候只能是相对的公平。就如以前大家反对的交通管理法规定的机动车肇事司机没有证据证明行人有责任就负全责,这个规定显然会伤害司机的利益,但是如果规定是行人没有证据证明机动车的责任就撞了白撞的话,所有人都会认为这样的规定疯了,但是按照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机动车与行人相撞,一定是人受伤告车,决没有车告人的,那么如果没有上述的法律规定,实际的结果就是行人没有证据就是白撞,所以机动车肇事司机没有证据证明行人有责任就负全责这一条是必须的。

其次说一下法院的判决,在无法确定责任的时候实行公平原则判双方分担责任在司法上是没有问题的,但是这里有一个明显的问题就是证据的采信出现了问题,照片证据不光是视听资料,由于是数码拍摄,也是电子证据,电子证据由于可以编辑,在中国的证据规则中需要有其他证据进行佐证的,而这个电子证据是由一方当事人的近亲属提供的,证据效力也要降低。同时彭宇的人证是很重要的独立证据,虽然效力不及书证,但是对于这样不可能有书证的情况下,人证是必须采信的。

还有就是派出所的责任的问题,派出所丢失当初笔录是需要负责任的,中国对于这些档案是有保存要求的,由于派出所的责任导致关键证据的丢失,是要承担责任的,如果没有司法裙带关系的干扰,彭宇由于派出所而遭受了损失可以索赔,老太太也因为派出所的问题没有得到全部赔偿,派出所的责任要赔偿很多的,这应当是国家赔偿,但是这样的民告官是否能够公平审理是成问题的,但是一旦能够有这样的案例,必将极大的促进中国的法制建设,而相对的金额不超过十多万,相对的人为小警察,难度还是小的。

最后我们要说一下解决这个问题真正的关键,那就是要增加对好人反咬一口的违法成本,如果彭宇是无辜的,老太太这样的反咬,与那些故意撞人碰瓷的没有什么区别,应当属于侵害他人财物的敲诈勒索,而且金额在10万以上属于数额巨大是可以判重刑的,所以这样的案件一定要刑事介入,让恶意反咬好人的人承担要被判重刑的风险。

在中国的司法是没有沉默权的,在测谎仪的监测和连续的讯问下没有专业训练的人是无法抵抗的,而且案件涉及不止一个人,老太太的警察儿子也同样为嫌疑人,即使他们串供在12小时合法讯问时间的反复细节讯问时也无法吻合,一旦有差异,就可以进一步采取强制措施了。刑事程序与民事程序的最大区别就是对于被害人证据的要求不一样,民事程序要求被害人有足够的证据,而刑事程序的证据是由司法机关侦查的,就如你被诈骗了,民事程序要你提供全部欺诈的证据,而刑事程序抓诈骗犯是警察的责任,你只要报案就可以了。

这里说一些题外话,大家都在呼吁中国给犯罪嫌疑人沉默权,但是在没有陪审团时给沉默权是有问题的,西方的沉默权是对于警察的沉默权,不是法庭的沉默权,被告要在法庭上面对对方律师更加专业的盘问,如果是他此时沉默,一定会被陪审团定为有罪的,所以说沉默权不能脱离中国的司法现实。

彭宇的案件肯定是涉嫌犯罪的,想象一下以捏造的事实非法索要他人超过10万的财物,这样的事实不算是犯罪那么小偷肯定就该合法了。想一下捡了几万块不归还要判3年,在ATM上利用机器故障取10多万元要判无期,这个案件如果是老太太的恶意,那么相比之下那个老太太和她的有共谋属于共同犯罪的儿子恶意勒索13万(刑法量刑以他们索要的金额为准,不是法院判决的金额)且反咬好人情节恶劣社会民愤极大,被判10年以上是不过分的。如果形成惯例反咬好人一旦成立就被判重刑,肯定是这样的现象会大大减少,反咬好人不是道德问题而是犯罪问题,对于这样的情况刑事法律的缺位才是最大的问题。ATM恶意取款案件被判决无期,社会反响巨大,即使二审改判,重刑是免不了的,这样实际判决结果无论是怎样,不变的是将来银行的ATM出现故障,再也没有人敢恶意支取了,银行的目的达到了,制止犯罪的目的达到了。

现在的问题是以道德替代法律,很多应当受到刑事制裁的事情都不了了之,结果就是违法的横行和道德的沦丧,而对于刑事制裁,中国对于受害人的诉讼权利限制的太死,刑事追诉基本是检察院的事情,诉罪犯什么罪和怎样诉受害人均没有发言权,导致大量本来应当被追诉刑事责任的案件都成为了民事案件,违法成本就大大降低了,法律的根本目的不是惩罚而是制止违法,只有把犯法者的违法成本提高,才能够让更多的人对于违法望而却步,法治社会就到来了。

  评论这张
 
阅读(1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