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谁是谁非任评说

 
 
 

日志

 
 

另眼看历史51:中国历史上税收制度的弊端  

2009-01-15 23:44:00|  分类: 人文历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现在的高名义税率,在世界陷入经济危机以后,备受各方的争议,我们的名义税收高达世界前几名,但是我们的实际征收的税款在GDP中的比例并不高,这里面就知道政府征税的效率和其中的问题的端倪。而我们从小就教育我们说旧社会我们是如何的水深火热,如何的苛捐杂税多如牛毛,但是我们历史上的税收真相有如何呢?
清朝有一个很明确的政策是永不增赋,清朝正式的赋税是很有限的,中国是没有西方纳税的那个概念的,我们主要的税种就是要上缴皇粮,一般的纳税标准就是十分之一,这样的所得税比例是远远低于现在的。
而且中国那时的管理没有现代的手段,且不说计算机的产生,就是复印机也是对于历史的重大推进,想一下在没有复印机的年代,所有的文件副本怎么保留?其中一个可以干的做法就是照相保存,但是照相技术的产生也是很晚的事情,而一般能够做的就是抄录,那个时候誊抄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职业。而对于西方对于中国古代还有一个优势就是有打字机,因为西文是26个字母,中文的打字也不是提高效率的事情,而西文的打字员可以每秒打字10个字符以上。
因此中国的税收管理是很有问题的,每个县的钱谷师爷基本是世袭的,记录有本县的土地和人口,但是随着开荒和人口的迁移,这些师爷的账簿也是与实际差别很大,同时各个县的师爷们都有意的少记,以便自己截流税款,导致记载的与实际的差别极大,是几倍的差别。张居正、王安石等人搞变革和土地重新丈量,不但断送这些恶吏的财路,而且会使以往的问题浮出水面,那样的政治波澜是超过政治体制改革的。
由于管理的困难,为此进行了很多简化过程,包括张居正等人的改革,但是这样的改革还是解决不了问题。
为此中国古代还有的税收大项就是盐铁的专卖和厘卡,这样的税收的问题就是舞弊极其严重,历史上经常可以看到盐比银子还要贵的记载,而厘卡的随意性也极大地威胁了国家商品经济的发展,著名的北京崇文门税卡,可以说是逢人就敲,连进京的官员都不可避免,而曾国藩筹集军饷获得了开设厘卡收税的权利,也是为害一方。而这些税收严重危害工商业的发展,对于中国经济不能进入资本社会也是一个客观的阻碍,各国都是非常忌讳的事情但是中国却盛行,等于国内有了无数个海关。这些厘卡的管理非常混乱,问题极大,给国家的管理造成重大的问题。
中国另外的问题就是在古代中国可以免税的人众多,各种捐助的官吏可以免税,有功名的人可以免税,在免税的另外一面,就是各种的捐助和陋规众多,这捐助很多是没有定规的,这样就给官吏的舞弊造成了巨大的空间,社会的不公就产生了,这也是大家对于税制最深恶痛绝的地方,同时名义税率与实际税率就分离了。
但是总的来说,中国古代的整体税收的比例是很低的,征收率只有5%左右,极大地低于现代国家管理所必需的征收率。这样的问题不是征税过高而是严重的征税不足,中国这样的情况第一个重大的问题就是造成了中间层的巨大空间,产生了大量的中间食利阶层,政府征税不高,结果是便宜了这些中间食利阶层,最后老百姓的生活一样是不好。
中国的税收与当今世界接轨的只有一个特殊的地方,这就是长江三角洲。中国古代的俸禄由货币和粮食组成,而中国古代的粮食主要来自淞沪太地区,明太祖以这个地区支持张士诚为由,课以重税,税收达到收获粮食的30%以上,但是这只是实际上的一个说法,中国有千里不运粮的说法,原因就是粮食的运送成本巨大,在古代距离超过千里运粮就没有意义了,所以在淞沪这个地区征收的粮食,正好有大运河可以运送到北方(明朝的首都和边关),而北方粮食产量低,征集粮食困难,而在长江三角洲以外的江南地区,丘陵的地貌也使粮食的征收和运送困难,所以中国古代主要的国家储备和俸禄均来自长江三角洲,这些地方的皇粮税收达到了30%以上,但是老百姓一样可以很好的生活,而且还成为了中国最富裕的地区。而这个30%的征收率,也就是当今世界的平均水平。
所以如果你了解大致的中国古代征税的情况,就知道中国的古代的税收不是太重而是太轻,这样的结果就是造成中间的食利阶层的扩张,轻税的好处不能被老百姓所享受,而为食利阶层提供了空间,而国家反而征税不足,不足以应付一个国家的危机,这样的情况最明显的就是在明末的时候,皇帝为了几百万两军饷导致了灭国的大祸,而进城的流寇却轻易的在首都搜刮了几千万两的白银,征税不足也是危及国家的生存。
在清末,国家的开支增大,为了国家的开支,各种对于经济发展的厘卡就盛行,严重影响国内的工商业,同时为了筹饷,捐官盛行,造成更多的社会问题。官僚的正规收入不足,但是又陋规横行,额外的收入巨大,而中国古代官不下县,实际上官僚在社会中的比例极低,虽然最后官吏在富得流油,但是以人均负担来说,总体老百姓的负担是很少的,远远少于中间食利阶层的盘剥。
一个国家的强大,不仅仅是财富,而且还有就是国家调集财富的能力,在二战前的德国、日本在这方面有特别之处,也是二战初期的优势之所在,而中国到了清末,由于几百年的积累,中国的财富还是很多,但是国家却无法把这些财富集中起来成为国家力量,因此税收要有一个合理的限度,过高了阻碍生产,但是不足也妨碍国家的富强,中国古代的征税,很多是用来赈济和修河的民生工程,中国古代的官僚体系已经精简得不得了,是世界第一,900多人才有一个官吏,一个县就三个官,再就是他们雇用的几十个师爷、衙役、捕快,这一点西方的很多学者是称颂的,但是中国的学者是不提的,因为我们现在的财政更多的是吃饭财政,很多古代的好处是无法比的,古代的问题也就不提了。
这里就可以看到,中国古代一直宣称圣君的轻税富民,结果就是文人当政的朝代,普遍税收率不高,国家集中财富进行战争的能力不足,就如宋朝的羸弱,供应不起战争也是很重要的原因,宋金一旦开战,米价就成为天价,而道光皇帝节俭得让皇后补衣服,当时中国的GDP世界第一,世界一半左右,但是与外夷打起仗来一样是军费严重不足,在这一点上就可以生动地体现什么是富而不强和税收问题的弊端了。
对于中国古代的税收的宣传,更多的是抬高当今的执政者的地位,更多的是让我们提高税率找到依据,而中国现在的高税,更多的是名义税率,实际的征收率却低于世界水平,背后造成的是公平问题、短视问题、原罪问题等等,老问题没有解决,新问题不断涌现,改革的道路任重道远。
  评论这张
 
阅读(8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