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谁是谁非任评说

 
 
 

日志

 
 

从铁矿石博弈看中国的窝里横  

2009-06-13 21:45:00|  分类: 经济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日来日韩抢先与世界矿业巨头达成了铁矿石长协的价格,中铝入股力拓的失利,中国众多钢厂与淡水河谷的单独签署协议,一个个不利的消息让有关方面出离愤怒了,近期有关方面出台了严厉的措施,对于钢厂、进出口商的做法,采取取消进出口资质等等的政策,严厉控制局面。

但是本人认为这样的做法带有很强的窝里横的样子,中国对于铁矿石进口商的管理已经非常严厉了,再严厉下去的效果受边际效应的影响又能够有多大呢?中国的有关方面只敢对于中国企业强硬,对于国际大鳄没有尽到政府应当的强硬而保护中国的产业利益,我们的根本利益来源在于对外斗争的胜利。

中国这样的强硬是有风险的,我们的《反垄断法》还规定了行业协会不得垄断、不得统一制定价格等等的限制,我们这样的《反垄断法》实际上也是一个双刃剑,我们的有关政策在这个法律的考量下,也是禁不起推敲的,所以我以前说这个法律的制定是有问题的,也可能会成为束缚我们手脚的东西。

中国应当强硬的不是钢协,不能以行业协会出面,要以政府出面,而面对的要是外国势力,首先我就提出过可以对于他们进行反垄断,而中国这样的做法是他们垄断我们行业协会的做法也是垄断,其结果就是让人家的垄断合法了,而我们行业协会的垄断对于中国如此分散的钢铁产业,实际上是达不到什么效果的。

第二要做的就是我前面提到的对于中国入股的矿山企业的补贴,在税率上就可以体现不同,有中国股份或者中国控股的企业,关税就低,没有关税的时候,我们可以优惠使用中国参股企业的矿产品的国内企业税率低或者有各种补贴,或者新增项目立项优先支持,让中国的采购使中国参股企业吃饱吃撑,人为的造成中国参股企业的一定市场优势,中国海外的资源战略对于西方世界才有实质的竞争优势。

第三要干的不是限制中国的进口商和钢厂,而是限制外国的矿石出口商,先抬高矿石的进口关税,然后就是外国的矿石出口商要到中国的有关部门进行认证,认为是诚实可信没有垄断倾销等行为的企业,可以享受优惠的税率,优惠税率与以前的中国关税相当,这样就把外国的矿石出口商等等都给拢过来,中国的局面才主动,如果只是一味的挤压中国的进口商,过分了就会造成巨大的问题,不但有实力的进口商你的政策不能执行到位,同时腐败的空间也就产生了,但是就是有政策的决策者故意造成这样的腐败空间,为自己的裙带关系和利益集团带来利益,而限制外国人,这些决策者和国内利益集团是渔利相对困难的多地事情。

第四中国要干的事情就是对于西方矿业巨头的反垄断等等的政策在程序上进行简化,也就是《反垄断法。的实施细则怎样考虑,如果程序上旷日持久,是对于他们形成不了压力的,他们谈判中的一个筹码就是拖字诀。我们要利用中国诉讼法中的先予执行的条款,可以在反垄断的诉前就可以由商务部等有关部门或者受害企业向法院申请反垄断地进行先予执行,如果申请错误,最后大不了赔偿就是了,因为中国的赔偿原则没有惩罚性,赔得直接损失就是征缴款项的退还加利息,这样一来只要反垄断等司法程序一开始,有关垄断巨头压力就开始了,拖延时间的压力就转移到了对方。

最后中国近期应当干的事情就是要对于力拓的毁约有一定的惩罚,不能成为软弱的羔羊,否则人家就总敢肆无忌惮的欺负咱们。具体的做法就应当是不再与力拓董事会进行谈判,而是通过中国银行系统的授信,取得足够的资信后像必和必拓当年那样,提出恶意收购要约!即:中国直接在股票市场收购力拓的股票然后改选力拓的董事会。

现在世界资源价格正低,中国又有如此多的外汇储备,干嘛去买美国国债?在金融危机前必和必拓的收购要求就是1000多亿美元,而且不是现金,中国是可以给现金的,当然也可以进行换股。而中国打入世界矿业巨头的利益圈,花2000亿美金也没有问题。要知道我们的外汇储备美元是不断减值的,而资源是增值的,我们直接控制我们必须使用外汇采购的资源,在某种意义上讲就是外汇储备的另外一种形式,而且这样的格局就是以后铁矿石再涨价,中国就能够左右逢源。而这样的恶意收购多支出的款项与打破世界垄断巨头对于我们必须的生存资源的封锁的巨大利益相比,是非常合算和意义极为重大的。

这样的收购要约会给力拓董事会巨大的压力,因为我们一旦成功,他们董事会所有人的饭碗就没有了,力拓单一最大股东已经是中铝了,其他股东在经济危机中资金紧张谁不想高溢价的套现?只要价格足够高,力拓的其他大股东们肯定有人想要卖,就会有利益不一致和矛盾出现,而小股东和散户们就更想大捞一笔,他们都会给力拓的董事会和澳洲政府施加压力,如果力拓的董事会忙于反收购和制定什么毒丸策略,本身对于已经极其紧张的力拓资金链,一定又是雪上加霜。

我们这样的行动也会给澳大利亚政府巨大的压力,因为中铝的高溢价收购如果澳大利亚政府驳回的话,大量持有力拓股票的小股东会激烈质询政府的,对于他们的民选社会直接影响政客的前程;另外在价格高金融资本想要出售的时候,他们也可以影响政府的,他们对于政府有巨大的左右能力。如果澳大利亚政府对于我们的政策不够公平,我们国家也可以在外交上进行斡旋,同时在经济上加压,以此为由给澳大利亚进口物资和澳资在华企业以歧视待遇。而且这样做当前的国际形势和环境很好,美国现在需要中国持有他们的国债对于中国在世界的经济金融活动不好出面干涉,奥巴马的政府与布什政府的支持利益集团不同,美国这届政府不是资源资本控制的政府,同时澳大利亚的金融危机货币汇率的压力很大,中国这样的收购会给澳大利亚大量的美元外汇收入,选择澳大利亚这样的国家进行我国的首次金融战争也是非常合适的选择。

中铝提出高额的恶意收购要约,本身就会给力拓的股权融资造成困难,面对恶意收购要约导致的股价飙升,增发的价格低了,无法通过股东会的批准,增发价格高了如果中铝放弃收购或者收购不被批准等等,势必把参与增发的资金套牢在高位,因此中铝的收购要约一出来,原来积极参与增发的各方一定就要陷于观望了。力拓的增发受阻也是对于力拓的巨大生存压力之一,这样的恶意收购要约,很可能会把力拓再一次逼到谈判桌上来,所不同的就是这次是城下之盟。

而对于我们的这样的金融战争的损失是什么呢?恶意收购要约的提出是我们的权力,谁也不能指责我们什么,而如果不能成立,我们也没有支付多少资金,最多就是咨询费用,而这样的举动足以让对方阵营鸡飞狗跳了,这不就是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最高境界吗?而收购成功,不论花多少钱,都是巨大的胜利,当年危机前必和必拓的收购价码是换股1400多亿美金,现在我们比他当年再多花1000亿美金又如何?2400亿美金的收购价码对于中国的外汇储备2万亿美金也就是约10%的支出(中铝已经持有的股权部分不用支出资金),而我们恶意收购也用不着收购100%的股权,有51%就足够了,所需资金又可以几乎减半,这样需要的外汇资金就更少了。如果三大矿业巨头之一被中国控制,他们联合串通抬高资源价格的机制就彻底被打破了,压在中国产业上的垄断铁矿石的三座大山就没有了,而要达到这样的战略目标,在历史上经验上是需要一场战争来解决的,现在打一场战争花1000亿美金够吗?而现在如果收购成功能够通过国际金融资本的游戏规则来解决,达到传统战争的效果,这样的金融战争不是上上之道吗?我们不敢奢望有这样的好结果,但是我们应当向好的方向努力,不努力人家绝对不会把利益送到你的门前,我们储备2万亿美金的外汇储备的根本目的,不就是时刻准备着可能发生的金融战争吗?

我们不能保证我们的策划事事都能够取得成功,但是我们总要敢想敢干,不能威风只在国内。对于外国的金融资本和垄断巨头,能够不手软的就不应当手软,如果你不敢打,只敢对于你国内的企业发威,他们就会越来越得寸进尺的骑到你的头上,我们是到了不要再窝里横,对于外国势力雄起一下的时候了。

  评论这张
 
阅读(16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