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谁是谁非任评说

 
 
 

日志

 
 

民主不是万能的  

2009-09-11 23:23:00|  分类: 经济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一说到中国发展中和现阶段的各种社会问题,大家都有一个倾向就是把问题归结为制度问题,而讨论制度问题,大家又有一个倾向把问题归结为中国的制度还没有发展到西方世界的高度民主社会,是民主问题。但是我们对于有一些问题,是要认识到民主也不是万能的,西方世界的发达和稳定的背后,不仅仅是民主,还有其他重要的关键的力量和制度性因素。

首先我们应当看到,对于广大民众的知识水平,处理关于民生的问题是足够的,但是对于国家的重大经济问题和长远利益,老百姓的知识和智慧水平不要说参与决策,就是进行监督都是不足的,因为很多长远利益是以牺牲近期和眼前的利益为代价的,老百姓难以评判,民众中确实有很多高人,但是民选体现的是平均水平。有人会提出老百姓选举出来的代表的水平会高很多,但是这些代表的水平对于专业复杂问题也是很茫然的。就如美国的议员有多少是金融专家?又就如我们的很多奥运建筑,实际上不是最佳的选择,而为什么会有这样的选择,就是因为考虑了“民意”,让参观者进行投票,而参观的人群最多的是学校组织的中小学生,让这些孩子们投票出来的产物,其决策水平的高度就不用评价了。

然后我们就又可以说我们可以依靠专家进行决策,按照专家意见进行投票,这样的处理也是有巨大的问题的,因为其一是专家都是行业中人,有自己的利益位置和利益取向,其二是很多尖端问题,专家也没有一致性的意见,专家间的争论也很大,其三就是这样的专家提出建议再投票的决策过程会有各种的争吵和辩论,效率是很低的,尤其是对于需要立即决策的时候,问题是很大的,比如对于金融的决策,一般是当天晚上就要对于突发的情况紧急决策的,根本不可能有专家建议再进行民主表决的时间。

还有一个关键的问题就是民主监督的前提条件是要求信息和决策过程的公开,这对于一般的民生问题很简单,但是对于国家重大决策,很多都是保密的,即使是决策本身是公开的,但是为了支持这样的决策所提供的各种信息却是保密的,如果民主监督不能有同样的信息环境,信息不对称的情况下也是无法监督甚至会适得其反的,但是过多的公开这些核心信息,国家的信息安全和情报就要流失,也给了外国间谍极大的方便。

我们还可以说我们可以通过民主来选择更好的领导人,但是这样的问题也是存在的,民众对于领导人的水平有判断能力吗?民众又有几个人能够近距离的接触候选人呢?民众更多的是把这样的判断简单化,更多的是把个人修养等等与执政水平和智慧等价化,这样也会有巨大的问题的,例如我们历史上的贤相管仲,如果以个人人品而论,他又当逃兵有侵占朋友财产,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无赖,而历史上有一个人又是好学生又是战斗英雄又个人行为极佳,获得了民主选举有史以来最高的支持率,这个人就是希特勒,因此这样的民主选择最高领导也是会出问题的。

最后我们要看到,把民众的平均智慧水平、专家决策的弊端、信息不对称和公选的难以判断等等问题综合起来,我们就可以发现这样问题的关键,就是民主制度对抗不了阴谋!对于这个世界的阴谋家来说,其知识和智慧水平远远高于民众的平均水平,民众对于他的行为的监督所需要的智慧都是不足的,阴谋家也可以以利益左右和掌控专家的意见,阴谋家还掌握民众不知道的核心信息,阴谋家最善于伪装并且极其伪善,个人外部形象极佳!所以世界上的民主制度在面对阴谋的时候是极其苍白的,在西方世界的御用文人把他们的民主制度歌颂得完美无缺属于天堂的时候,阴谋论就必须要下地狱。

但是我们这个世界就没有阴谋了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我们的国与国之间的竞争是兵不厌诈的,我们的商业商战中一样是计谋横行的,这个世界是充满了阴谋的,把阴谋论彻底的排除本身肯定就是一个巨大的阴谋。而怎样对抗阴谋呢?对于独裁当然是很简单的,独裁者的智慧一般都是足够的而且更多时候独裁者本身就是阴谋家,西方的民主制度在对抗独裁的致命伤即权力的随意性和不受限制方面非常成功,但是在对抗阴谋方面也有自己的致命伤的。

西方对抗阴谋的不是民主而是博弈,西方民主世界实际上是有自己的运行轨迹的。西方的民主制度本身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就是三权分立,而三权分立的根本是三权的博弈,西方的行政权是职业的公务员掌握的不是民主的,独立的司法权也不是民主决策的,而这些权利的背后,还有不同取向的利益集团的操纵,前台只是各个利益集团的代表而已,这些表面上的权力分立所掌握权力的人的能力如果还是有限的话,在这些人背后的利益集团的决策人在资本社会激烈的竞争中却都是佼佼者,而且他们是有智慧的历史传承的。西方是依靠不同的利益集团为了自身的利益最大化而限制其他利益集团的阴谋,通过博弈来解决民主制度所不能解决的问题。这些利益集团都集中了社会的精英和专家,智慧、决策信息支持等等都是一流的和社会最好的,各种软实力的积累是丰富的,同时还掌握着起到社会决定力量的资源和财富,各种各样的阴谋指望不被识破是很难、很难的,他们之间的博弈限制了彼此的阴谋并且达到制衡和妥协,这个世界才是和谐的、稳定的和快速发展的,就如西方的货币发行体制,以国家债券抵押由私人央行间接发行,就是一个以政党为依托的政客利益集团和拥有央行产权的金融资本利益集团的制衡关系。

但是这些利益集团是不会把自己公开化的,就如西方的央行私有从不主动宣传,因为他们为了利益的博弈很多都是阴谋和下三滥的手段,是见不得阳光的,把他们的博弈和阴谋披上民主的美丽外衣也是他们共同的需要,他们之间的博弈无法平衡时需要的裁判是通过民主来解决的,民主是他们博弈的手段和规则之一,但是他们能够自行达成妥协和均衡的,就不需要民主了。因此民主是万能的是大家都要高调宣传的事情,而阴谋论的不存在恰恰掩盖了他们博弈时的阴谋和卑劣,在这一点上利益的一致导致了大家的一致行动和宣传,反对和质疑的声音就被淹没了。

同时民主本身也是有背后的力量和利益集团操纵的,民众的统计平均下的结果与这个社会的主流宗教和意识形态是一致的,而宗教从来就是一个利益集团,西方的基督教很早就是通过操纵着的教众民主程序产生宗教领袖德,对于民主的内涵有着透彻的理解。由于民主在各个利益集团博弈中起到的制衡和砝码、规则等重要作用,虽然民主不是万能的,但是西方世界离开民主却也是万万不能的,这个不能不是民主制度所代表的民众,而是民主背后的宗教和意识形态利益集团对于西方利益集团博弈中的制衡作用,离开了这个制衡,西方的利益集团的博弈和权力体系就要有真空,就要失衡,这才是问题的关键,而宗教是大众的,政客和金融寡头是小众的或者是少数人的,宗教本身勾勒了天堂,所以宗教发挥巨大影响的民主制度是天堂的制度就不难理解了。

我们国家的社会不稳定和公信力的下降,确实也需要一个制衡的制度,民主是一个选择,一个重要的选择,一个有成功模式、看得到的最好的选择,但是不意味着民主是问题的全部和唯一的选择,在限制独裁者的权力方面,利益集团的博弈和制衡也是非常有效的,要注意民主制度与社会其他方面共同发展的一致性和协调性。

所以在这样的阴谋社会里面,对于无法对抗阴谋的民主制度,权力和利益集团的博弈才是问题的关键,而他们博弈的一个重要的权重砝码就是制度,制度以民主为规则,民主是重要的而不是问题的全部,真正能够决定西方社会方向的是利益集团的制衡,民众的意志和民主的制度只是外表不是核心。

  评论这张
 
阅读(1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