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谁是谁非任评说

 
 
 

日志

 
 

[转载]新制度学派使用纳什均衡代替了边际效用  

2011-10-24 17:11: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是一个立场大于真理的评论文章,但是给出很多有意义的信息。
世界本身就是不断博弈的,计划经济的问题就是管理成本的巨大和难以控制的增长趋势,但是当今的科技发展实际上是使得管理成本得到成千上万倍的降低;而市场万能论的问题就是世界的市场实际上就是被操纵的,就是有很多问题的,这个核心关键就是市场的参与者与市场的规则制定者和监督者之间是有利益要求的,这个市场是规则制定者和监督着也参与市场,他们的参与对于只有参与权的人是不公平的。
极端反对政府干预市场的背后,是给各种暗中控制市场的势力打开方便之门,资本和宗教对于市场都有他们的影响力,比如大资本与小商户在市场中的地位能够一样吗?能够完全放任大资本和小商户在同样的市场规则上博弈吗?而宗教的影响就是评价能力,比如说什么不够环保,碳排放很高,但是西方碳排放很低的背后是使用更有污染威胁的核能,在日本地震核灾难后西方碳排放的声音就小多了,因为他们要关闭核电站了,他们也要多消耗碳了。
所以真理是相对的,走向哪一个极端都会出现问题。
新制度学派使用纳什均衡代替了边际效用
为什么新制度学派出现在凯恩斯主义失败后的70年代
新制度学派将对凯恩斯主义“划清界线”再来一次;
马克思主义指责基督教,“划清界线”再来一次;
基督教指责马克思主义,“划清界线”再来一次;
毛主义指责斯大林,“划清界线”再来一次


新制度经济学,实际上是引入了假设性博弈论集合,代替了边际效用。边际效用是个体效用的自我判断的选择,根据利益目的所自愿放弃的成本边际效用是个体性的,任何第三方无法加以判断的,因此就不可能使用市场经济代替计划经济,不可能用交易假设(博弈论)代替价格理论;当然也不能用社会建构主义的制度建设,代替国民主权的投票选举,不能代替对法案的民主审议体系。

但如果主流可以用博弈论的“均衡”代替边际效用,那么即便最终证明是伪科学,至少在足够的粉丝贡献足够的权力,可以暂时推翻米塞斯对社会主义和计划经济的死刑判决!!对于特权利益者来说,显然也是美不胜收!那么,当新的主义新制度学派和凯恩斯主义之类,给扫进历史的垃圾堆时,就不会有新新的主义,将中世纪的古旧套上美丽的科学外衣,成为权威的粉丝捧场的新新的制度了吗?您说呢

由于使用了博弈的均衡,替代了边际效用作为经济学的基础。当博弈的均衡(纳什)魔方被解释成边际效用时,新制度学派可以兼容奥地利学派的所有结论;同时又可以继承了马歇尔——>费雪的“均衡经济学”,继续象凯恩斯主义“革命”之类的陈词滥调进行到底!从而在理论上,摆脱了边际效用的约束,后者事实上已经结合1970年之际的灾难和里根主义的成功,彻底否定了凯恩斯主义

这就是伟大的米塞斯70年代逝世后的“主流经济学发展动向”,也是科斯的新制度学派,为什么会出现在70年代后期的原因。当其时哈耶克已经埋头于法律和哲学,大概不知道新制度学派,这一采用“纳什均衡”替代了边际效用的新凯恩斯主义,已经偷换了奥地利学派的逻辑基础,窃取了奥地利学派的任何成果;否定了奥地利学派的任何智慧!不拒绝纳什均衡的替代,奥地利学派(类)可以寿终正寝了。

美国真正的凯恩斯主义政策不是始自罗斯福,而是始自肯尼迪。今天的中国,正是处于美国和日本,以及除德国外的欧洲,在70年代的凯恩斯主义泡沫破裂后的经济处境,和凯恩斯主义以新制度学派为名“修补了”被奥地利学派攻破的城墙,继续把持着政策主流的夹击之中!美国的凯恩斯主义者对于美国政策是“仍有重大影响”,则中国政策则完全被萨缪尔森和新制度学派类的凯恩斯主义把持

当凯恩斯主义的名声还没有大臭时,邹恒甫之流仍然会攻击张维迎,让张维迎等闭嘴!当全中国(中国最后进)都认识到凯恩斯主义,原来就是透支货币信用,对国民储蓄的重税,而逃避了任何监督时;这些臭不可闻的凯恩斯主义者,就会涌到“新制度学派”的旗下,用更激进的方式指责凯恩斯主义“祸国殃民”,表面上划清了界线,实质上是新瓶装旧酒,“再来一遍”!这种手段,历史上早已司空见惯。

同为共产主义信仰的基督教,指责马克思主义“不信神,信了进化论”(真的吗),不正是这种为了“再来一遍(共产主义)”的攻击吗?在基督教的眼中,马克思主义有千般不好,出发点和目的都是好的,都是为了共产主义的大同世界,只不过是方法不对,没信神,走错了路!同为公有制的马克思主义者,指责基督教“宗教迷信”,不也是为了这种“再来一遍(公有制)”,难道不正是同样的逻辑?

这种手段几乎可见于任何社会建构主义者。同为国家主义和民族主义者的毛,指责蒋“腐败”,不正是为了划清界线,再来一次?比斯大林更臭不可闻的毛主义,却能以指责斯大林的方式证明自已“面对客观历史”,不也是这种“划清界线,再来一次”?因此,无论是指责前任,还是承认前任三七开(象今朝对毛的文革),手段尽管有点不同,目的不也是“划清界线,再来一次”?

诺贝尔奖的科学声誉塑造了社会学领域,新制度学派和凯恩斯主义等伪科学权威
习惯法不是实在法,更不是自然法; 法制的核心是习惯法;习惯法拒绝社会建构主义
没有人权就没有私有制;没有私有制就无所谓民主,新制度学派是制度决定论者=社会建构主义
马丁神父定律的恶毒诅咒!私有制自然导向美式民主制度;缺乏私有制基础自然导向独裁和内战
实在法是公有制的唯一合理依据;有多少私有的利益,就讲多少民主;人权私有制是最根本的正义
大历史的证据是每个读者的个人体验;普通人能理解的“普通的人,普通的事”
博弈论应用的基本条件是afford错误; (新建度学派/制度决定论者/社会构建主义)由谁afford
新制度学派的假设性博弈模型,不是抽象模型;概率论对假设性假模的条件限制和逻辑后果



  评论这张
 
阅读(17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