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谁是谁非任评说

 
 
 

日志

 
 

重庆的原罪被黑与罗织新经(上)  

2012-12-28 11:27:00|  分类: 经济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对于重庆的打黑,现在是南方系不断的揭露其中的黑打问题,大量的民营企业家在这个打黑的过程当中被黑社会了,似乎重庆模式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抢劫过程,并且把否定重庆模式扩大化到制度问题,借着重庆打黑当中出现的问题否定中国的制度。然而对于重庆的老百姓,对于打黑改变了社会风气,社会治安和安全感明显增加是非常有体会和欢喜的,因此造成了民众对于重庆酷吏的怀念,这样的矛盾成为了中国左右之间和社会不同阶层之间的重大分歧,这个矛盾也成为了别有用心的一些人恶意炒作的做法,本人是当年参与过对抗王立军等人打黑敛财罗织对抗的主要律师之一,对于其中的问题有一些在第一线的一手认识和证据,因此本人在重庆模式如日中天的情况下也没有赞扬过这个模式,在现在彻底打倒这个模式的风潮下也反对彻底否定之与打黑受益的老百姓做对,对于这个问题的深入认识,在这里也与大家分享一下。

首先我们在这里不能否认是是黑社会的存在,不能因为重庆出事后和有错案就说没有黑社会了。中国的黑社会问题是历史上的帮会等会道门延续下来的,也是由来已久的,尤其是重庆的袍哥在中国历史上非常有名,而且他们当初还有一定的信义帮助过党的地下工作,因此在解放后并没有如青红帮和打击会道门时一样的待遇,中国老百姓受黑社会之苦也是很多的,欺行霸市在很多地方是死灰复燃,让老百姓深恶痛绝的,因此打黑是必要的,黑社会也是存在的,中国开战打黑运动是及时的,打击黑社会的效果也是明显的,这一点得到广大老百姓的认可,对此是不能否认的,不能因为某些律师遭受了个人委屈就要把对于黑社会的打击甚至黑社会的存在给废除了,以此诋毁打黑是有问题的。

然后我们应当说黑社会的保护伞也是存在的,在打黑活动当中揭露的贪官也不是错案,从贪官家中抄出的大量财物也不是对于这些贪官的诬陷,贪官的问题是证据确凿的,但是对于这些贪官背后则有很强的政治势力,这些势力在官场上的关系是盘根错节和藕断丝连的,他们在打黑的过程当中也受到的打击,他们发现打黑过程当中的每一点瑕疵,都要不遗余力的反扑和翻案的,他们有最大的翻案动力、权力、影响力!但是这些打黑被揭露的保护伞,是必须打击到底的,尤其是在中国崛起的现阶段,反腐败已经到了必须反的时刻,更不能给这些贪官渔利的空间,这也是必需要注意的。

还有就是重庆涉案的民营企业家很多也是有原罪的,在重庆打黑的过程中发现的一些民营企业的不规范和原罪也是事实,这些原罪是有历史原因的,有些还是被政府当时违规鼓励和纵容的,这些原罪也在重庆打黑的过程当中被清算,其有合理性但不合法。这些合理不合法被扩大成为犯罪,造成民营企业家的人人自危。清算原罪扩大化是有问题的,就如当初安徽承包到户的小岗黑会按照当时的法律可属于反革命罪能够判死刑的。而民营企业可能有原罪,这些原罪不是黑社会,黑社会的经营是不能合法的贩毒、卖淫、贩卖人口、收取保护费等,但民营企业家的经营是商业活动本身是合法的,只不过具体的经营活动当中有违法行为,更多的只不过是开始原始积累的时候有违法在后来已经合法经营了,这最多是一般的违法犯罪与黑社会无关。

最后的关键点是在于把黑社会、贪官、原罪等本来分离的各种罪名罗织在一起,让其中的民营企业家被黑社会成为黑社会头子,这一次重庆模式的黑打是对于企业家的重创,大量的企业家变成了黑社会头子被黑社会,过去是讲政治,污蔑为谋反是莫须有的罪名,而现在则是被诬蔑为黑社会,是被黑社会!只有这样把民营企业家给罗织进来,办案人员才可以渔利,可以在打黑当中名利双收,就如李庄所称的重庆打黑涉及的资产上千亿元,进入国库的才不足10亿!把民营企业家罗织进打黑的圈子被黑社会,把民营企业家变成黑社会头目,从而让打黑变成了掠夺和发财的良机,这样的罗织罪名被黑社会,把民营经济的原罪清算扩大化,借着打黑渔利民营企业家的财富,才是重庆酷吏真正的问题。

从以上三点,我们就知道对于重庆模式当中有些问题是深挖不足的,对于这些酷吏的处理是不够的,但是有人在此也是加入了私货的,这个私货就是要否定我们的制度、否定打黑的合理性,这里李庄案可能是冤枉的,文强案却不冤枉,在文强家里搜出的2000万现金是事实,文强的财产来自于对于民企的敲诈和黑社会保护伞是事实,贪官不冤枉!这里龚钢模可能是冤枉的,涉案的民营企业家可能是冤枉的,但樊航奇不冤枉,枪击案、人命和毒品都是存在的,黑社会分子不冤枉!在这里我们需要的是把打黑与罗织民营企业家被黑社会渔利的恶行分离开来,这是不能以简单的黑打来囫囵吞枣的,我们对于黑社会的打击和对于贪官的打击都不是黑打,只有对于民营企业家的罗织渔利可以说是黑,但说黑打则很牵强。有人说这是黑吃黑,这也是不对的,原因就是黑社会是黑,但是他们没有什么油水可以吃的,被渔利被掠夺的民营企业家不是黑的,是被黑社会!原罪是有的,原罪是灰色的,不属于黑社会不能妖魔化,因此说黑吃黑也是不对的。把这些问题给混淆在一起,在把他安装在打黑和重庆模式这样的概念之下,是有人要浑水摸鱼的做法。

我们打黑是得到老百姓支持的,打黑给社会带来的新气象也是我们老百姓欢迎的,在打黑当中打掉了黑社会的保护伞,打掉了贪腐分子也是我们老百姓喜欢的,但是打黑者当中的败类渔利罗织民营企业家则是老百姓也反对的!而对于民营企业家而言,能够打击黑社会打击贪官给社会一个良好的商业环境也是民营企业家所最需要的,对待民营经济的原罪是需要大智慧不能简单粗暴的清算的,但是在最近对重庆模式的反思当中,恰恰是把这两点对立了起来,让被侵害的民营企业家与老百姓对立起来,这背后是有利益驱动的,这个驱动就是黑社会势力和贪官势力要借此翻案,借此掩盖自己的罪行,同时一切敌对势力也在妖魔化我们的制度,把一些团伙的罪恶和新的作恶手法都变成了我们制度的问题,以此积累民怨,达到他们不可告人的目的,并且让民营企业家在原罪的担忧下大量移民,达到资本外流财富外流到他们国家。

对于重庆模式,很多人说是文革模式,这个说法是不准确的,文革是需要否定的,但是重庆模式对于黑社会打击的部分是需要肯定的,文革是政治运动,而重庆的打黑则是社会运动,文革的阴谋集团主要是政治诉求而重庆打黑的模式更多的是经济诉求,重庆模式就是在经济领域的对于民营企业的罗织新经,是当代来俊臣通过打黑来罗织民营企业家罪名大发横财的做法,对于这样的模式我们也可以探讨一下,这个模式我把它叫做罗织新经,是在来俊臣的《罗织经》基础上的发展,王立军等人不愧为当代来俊臣的称号,当年的酷吏也需要表面的合乎逻辑和证据的完整,这些不是简单的刑讯,而是有计划的定罪体系和具体的方法,把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演绎到得到社会公众的认可。这样的渊源不是文革,而是以前贪官剿匪,东北和巴蜀都是历史上匪患很严重的地区,以前贪官剿匪渔利就是把被土匪抢劫的大户财主们都变成了通匪,这些大户被土匪威胁为了家人安全不得不给土匪财物,土匪主要勒索的也是有钱能够被勒索的大户财主,而贪官剿匪让大户成为通匪以后就可以借助剿匪霸占他们所有的财产,土匪要的只不过是浮财一点,贪官则是连房带地再加上能够借到的钱彻底的扒皮,所以剿匪很多人都愿意干,都借此发大财,剿匪是需要的,但这样的剿匪反而会激起更大的民变,历史上的改朝换代经常就是这样发生的,因为被通匪的都是缙绅和读书人,只有缙绅和读书人也参与造反了,王朝才真的危急了。历史对于这样的官员对应于清官的青天称呼有一个称呼名词叫做沽家,也就是沽你家的财产多少进行勒索,谁被他沽家了谁就要倒霉被通匪了,现在王立军等酷吏们把这个方法应用于民营企业家,就成为了新的罗织模式了,而大量的民营企业家在这里是有古代缙绅的作用的,政府失去他们的拥护是得不偿失的。

中国的民营企业实际的生存情况是非常艰难的,民营企业要同时受到贪官和黑社会的敲诈,民营企业不给黑社会和贪官钱就是无法生存,这是中国的现状,而对于不得不给黑社会和贪官钱的事实被黑打的酷吏挖掘以后,就成为罗织民营企业家为黑社会头子的罪证了,尤其是黑社会分子还会要求强行入股享受长期利益,就如樊航奇没有投资就占有龚钢模企业的股份一样,成为了企业股东则让民营企业家更说不清了,更何况的是黑社会分子从民营企业家那里拿到了大量的钱财,或者强行入股以后,还会叫民营企业家大哥、老板等,这些更成为了民营企业家是黑社会老大的证据了,还有就是在中国法治不到位的时候,民营企业家经常不得不私力救济,想一下如果文强等公安局长是黑社会的保护伞,樊航奇等黑社会还有枪支要挟,民营企业家有安全感来求助公安和司法吗?民营企业家有时候藏枪为了自卫经常是不得已的,求助一些讨债公司也是不得已的,这些也都会成为黑社会的铁证,最后加上民营企业家还常常被深挖出原罪,这些累加起来,怎样系统性的运作把民营企业家罗织成为看似铁证如山的黑社会头目,这就是当代来俊臣王立军的特长,这样的罗织模式就是本人叫做罗织新经的加黑体系。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40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