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谁是谁非任评说

 
 
 

日志

 
 

漫谈网络电信资费(中)  

2012-12-04 00:23:00|  分类: 经济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美国是在AT&T建设完了网络和摊销完成本以后拆分得到的便宜,如果按照商业竞争和利润来计算,则中国农村的电信网络就没有人去投资了。在电信法里面首先要讲的就是普遍服务原理,而不是简单的按照商业规则。

美国后来的规则就是在修建房屋的时候自己承担电信接线的成本,电信公司给的就是在主要道路上的骨干网,这个主要道路距离你家一般是一英里。这样的便宜的背后是你以后盖房子要多花钱,这个多出来的钱就相当于收取了你的电话初装费了。在小区如果只建设了一套电信系统,必然是三家竞争要给开发商钱,如果建设了三套系统,则建设成本已经涨了三倍,这多出来的成本已经由你房价买单了,这个便宜里外里还是消费者承担了。

如果在小区建设当中有房子的建设者和消费者承担了电信接通到小区的费用,尤其是建设三家网络的费用,实际上就等于是收取了初装费,而且是比以前多三倍的标准收取的。就算是三家接入是电信公司自己出费用,这三家的费用也要转嫁给消费者的,更进一步的是三家要接入的时候开发商照样可以每一家都收钱,不给钱的就加以限制。再给你一个例子,联通当年信号覆盖进入北京地铁二号线车站,被索要了4000多万,由于移动已经在里面,地铁没有联通的信号用户只会说是联通服务不佳而不会说地铁的问题,联通只好乖乖的交钱。如果只有一家网络,地铁就要请他进入了,当初移动信号就是地铁请进来的,等到竞争者联通出来了,反而地铁牛了要收钱了,这多出来的钱都是消费者买单的,这只不过是中国大千世界的一个缩影,竞争的利益不是消费者得到,消费者在竞争当中不够强势,竞争是给有权有势的群体带来机会,他们最希望竞争,只有在竞争下他们的特权才得以体现,这样的非合作博弈之竞争降低了效率和效益,在我们的社会当中非合作博弈是广泛存在的,因此才有了纳什均衡理论,也有了著名的囚徒困境的案例,竞争的结果就是让效益成为陷于困境的囚徒。电信行业的竞争之下,电信费如果以能够承受为依据的话,电信费再涨一倍肯定更合算,粮食价格能够承受的就更高了,按照这样的逻辑:这里要是以能够承受为依据的话,则竞争的方向回朝着中国电信费更贵进行,就如铁矿石的情况。就如对于最好的商业地段,竞争的结果是租金涨价不是租金降价,商业环境好啊!应为有竞争在竞争下把商业环境的租金炒高,这样的竞争太好了,世界其他地方的电信费比中国便宜说明中国经济发达商业环境好能够承受更高的电信费嘛!因为经济要素是转嫁和转移的,如果最终的老百姓承受不了,电信企业不能有相应的收入的话,电信企业就承受不了了。现在中国的电信费不是以老百姓承受能力来定价而是国家价格部门限制的,如果恶性竞争使得运营成本增加的话,成本对于价格的下行就要构成刚性支撑了。

很多人对于当初电信的电话初装费念念不忘,但是我们要知道的就是如果没有这个初装费,中国的电话网络就如印度一样是建设不起来的,初装费承担了接通线路的成本,但是这个电路只要建设起来了,一条线是可以跑很多部电话的,早安装电话的人等于给后来者承担了话费成本。我们现在安装电话收费是100块手续费左右,比起当年的数千块的初装费,很多人就此说是竞争让所谓的电话费便宜了,但是有谁注意到电信运营后面的变化?现在新开发的小区,都是要开发商安装所有房屋的弱电系统的,土地出让要七通一平的背后就是政府市政要做到电信线路接通到小区边,等于是电信公司到小区边的费用由政府承担在卖地的成本里面支出,小区内的费用由开发商承担了,电信公司要做到的就是把线路调制一下。但是对于有初装费的年代,各个居民小区早年建设根本没有考虑接入电话,电信公司需要直接架线到每一用户的,我们可以看到的就是老小区内遍布的电话线,这样的架线成本收取的初装费都未必覆盖的住,因此就算是初装费高昂,你安装电话一样要走后门,只不过后来小区都有线路了,电信公司可以借用已有的电话线,成本才有所降低,再后来就是政府投资进行了老旧小区的弱电线路改造,把电话线铺设好进入小区,这样初装费的成本背后就是政府旧城改造给买单了。这里我们就看到能够让初装费便宜下来根本不是什么打破垄断有了竞争的结果,而是我们开发建设的方式发生了改变,没有成本的降低,根本不可能有所降价,这里与所谓的垄断和竞争没有关系,如果竞争激烈电信公司要为进入小区额外多支付成本,你的电话费未来肯定是只能更贵。

对于建立电话体系的过程,不要说中国有高额的初装费,美国的开始时期也是一样的,1876年3月7日,贝尔获得电话发明专利,第二年,在波士顿和纽约架设的第一条电话线路开通。也就在这一年,有人第一次用电话给《波士顿环球报》发送了新闻消息,从此开始了公众使用电话的时代。一年之内,贝尔共安装了230部电话,建立了贝尔电话公司,这就是美国电报电话公司(AT&T)的前身。最早的电话是炒股的富豪自己出钱把电话线连接到股市的,由此可以指令经纪人买卖股票,在这个时期如果你安装电话就是要承担全部的架线费用,这个费用比初装费要高昂很多的,后来公司经营和富人需要电话,电话是完全的奢侈品,在古玩市场外国人收藏的一类就是古董电话机,只不过电话进入中国很晚国人收藏的很少而已,这些早期电话费用高昂承担了电信建设的初始成本门槛,没有当初这些高费用美国的电话网络是难以建立的,世界其他国家电信网络的建设也是类似的,世界电信的发展都是这个样子,只有形成了规模和电话成为必需品以后,你建设家园的时候就要连接电话线路进行电信配套建设,这个费用实际上是在你房屋建设成本当中已经支付了,不用额外再支付费用,这个费用一点也不比初装费便宜。我们大众了解美国的时候,美国早已经电话普及了,也就是到了我们现在小区开发建设就要配套电信设施的阶段,在没有配套电信设施的时代,初装费当然是必须的,美国也没有例外,但是就是有人对于世界的发展历程选择性失明。

中国改革开放时期是一个电信大发展的建设时期,但是随着建设的完毕,原来的建设人员就大量冗余了,这些人在电信部门就要成为富余人员了。但是这些人是不愿离开电信部门的,建设一个网是富余人员,但是建设三个网就不是了,因为建设三个网需要的人员是三倍,这是一个逆向博弈的过程,代价是极大的。建设一个网有腐败,但是腐败可以通过其他手段监督,建设三个网有竞争,但是这个竞争就能够把腐败根除吗?三个网足够大三个网都一起腐败,在大家都腐败的条件下,竞争是会向不同方向发展的,竞争的时候谁也不会降价到腐败受损的地步,市场原教旨主义的基本假设是市场出清、信息充分和绝对理性,这样的市场假设在寡头竞争年代是无法实现的,所以才产生宏观经济学看得见的手,竞争不是万能的,恶性竞争的代价也是很大的,这个代价甚至比腐败还要大。

很多人都记得在引入了联通竞争以后,手机费大幅度下降,但是这个下降幅度远远低于设备的降低幅度,电子设备的性价关系是摩尔定律决定的,如果按照摩尔定律降价现在的费用要更低很多,就如我们以前数千元上万元的路由器等是高端专业设备,现在已经家用,家用路由器就是百元的事情,公司拆分造成的成本增加导致了降价幅度的减缓。现在如果你打开股票软件看一下联通和移动的利润情况,如果现在的电信费再降一降,联通就要大面积亏损了,如果现在不是政府控制着手机费的定价而是放开价格竞争,很快联通和电信就要破产了,这样的竞争使得他们重新在市场上实际变成一家又如何算?我们所谓的反垄断和市场竞争的成果要保持,反而需要电信管理部门的价格管制才能够维持,这岂不是反垄断的一大笑话?就如AT&T拆分以后的公司再一次不断合并一样,对于有天然垄断优势的行业,怎样加强监管和控制才是问题的关键,拆分三家以后需要价格管制限制竞争来维持三家的存在,这样的拆分不是走到了当初初衷的反面?维持这个竞争的格局就是通过行政手段和政府职能来保护落后和失败者,这不是市场经济所最忌讳的事情吗?这些价格上涨和损失最终还是消费者承担的。

对于电信垄断的反思美国也是不断发展的,不要说当年拆分AT&T怎样,还要看拆分以后的发展又是怎样。在美国AT&T拆分以后又重新出现的大规模的兼并,对于美国的电信业的竞争,大家只提到了反垄断,却对于其中美国军方免费提供给社会的国有资产的作用视而不见的选择性失明!美国的骨干网是国有的,互联网的关键节点是军方的,在军方的管理下各个商业电信公司是平等竞争的,在网络上美国的做法就是国进民进,是国家垄断和国家补贴走在了前面,网络的管理在核心部分也是国家军管,国家力量和意识得到了最高体现!中国则是这个骨干网、核心网关等在不同的电信公司管理之下,这样的情况下一定是限制竞争对手的恶性竞争,让对手通过自己网络的速度被人为的慢下来和限制互联互通,工信部规定互联互通率最低是20%,也就是打5个要通一次,有电信公司就把对手的互通率通过网络设定限定到21%,让对手的电话很不好打,这样的逆淘汰把市场竞争的负面效果发挥的淋漓尽致而效率反而下降了,对于这个问题中国的私有化是走到了极端,把国家应当完全国有军事管制控制的核心利益部分,已经变成了企业所有和上市股份的了。

美国的骨干网国有,网络关键节点是军方的,这本身就是一家垄断的事情,只有在这样的国家垄断和控制之下,其他电信运营商才有平等竞争的环境,中国现在是每一家电信都要建设自己的网络,各家的网络标准还不统一,不但重复建设,将来的对接也是要有成本买单的。等美国把骨干网的几个节点都拆分成为了分立的公司,那些把反垄断神圣化的被洗脑者再与我谈美国的反垄断!AT&T之所以要被拆分,就是其力量达到了足以威胁美国军方对于网络、电信等骨干设施的控制权。所以美国所谓的电信业的充分竞争的背后,是美国骨干网军队垄断为基础的,中国也是应当在骨干网上进行国家垄断,而在电信虚拟运营方面向社会开放打破垄断,所以打破垄断是要有选择有方向的,不是简单的拆分电信公司,国有也是有必要的,私有化不是绝对的,美国要求电信中国开放他可以入股,但是对于美国的互联网骨干网是不是也要私有化,是不是能够同等的让中国投资入股呢?因此这个开放和入股、私有化等不是中国单方面的和无条件的行为,是要与世界谈条件的。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61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