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谁是谁非任评说

 
 
 

日志

 
 

《信用战》引言:全球信用危机的端倪  

2012-08-13 16:01:00|  分类: 经济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信用战终于正式上市了,现在在当当和卓越有售,地址如下:

当当:http://product.dangdang.com/product.aspx?product_id=22841488

卓越:http://www.amazon.cn/信用战-全球历史演进元规则-张捷/dp/B008V6W7JC/ref=sr_1_2?s=books&ie=UTF8&qid=1344844670&sr=1-2

大家注意价格比较,也非常欢迎大家在选购后参与售书网络的评论。

现在特别将该书的引言发布如下:

引言:全球信用危机的端倪

规模不到2万亿美元、损失不到4000亿美元的次级贷款,怎么可能变成2008年百万亿规模金融危机的罪魁祸首?虚假解释的结果是绑架政府花掉纳税人无数美元进行救市,而这些纳税人的血汗钱总量达到次级贷款总额数倍,这是规模空前巨大的利益输送和掠夺,更是一连串的谎言。之所以上述谎言有巨大市场,原因就是其逻辑的简单和直接,很容易让老百姓直观理解,但是真相往往是很复杂的,就如当年的地心说和日心说之争一样,地心说与大家的日常感知更接近,但却不是真理。

中国学界也在人云亦云的自我蛊惑,正引导中国走向未知的深渊。很多人对于次级债概念的理解是错误的,次级债可以是最优债券,次级债也与次级贷款没有必然关系,西方金融体系可以发行次级债来购买次级债和次级债的CDS,这是一个死循环。全球现在还是可以用次级债充做银行的资本,可以计算到巴塞尔协议规定的资本充足率里面。西方的金融机构在巴塞尔协议下可以大量发行次级债不受限制,一家金融机构所发行的次级债被另外一家金融机构所持有,然后另外发行次级债又被其他金融机构持有,最后可以循环回来再由这一家金融机构用发行次级债所得的资金购买持有,出现了次级债循环持有的怪圈,这个循环怪圈造成虚假的繁荣促生了天量的金融衍生品和次级债市场,因此对于08年危机和未来的危机走势,是要重新全面认识的。

本次危机的根源首先是资源的稀缺性,稀缺的资源挤爆了经济泡沫。资源的供需曲线是后弯的,这个被刻意忽略的现象早在上世纪七十年代萨缪尔森等人就发现了,后弯曲线下供给量随着价格的增加反而减少,西方经典经济学中供需理论的均衡点就无法形成,市场经济的信用体系因之被挤爆,石油价格涨到天价导致整个西方体系的破裂。这样的体系破裂被上述走入怪圈的次级债死循环的杠杆无限放大后,就造成了整个金融衍生品市场的崩盘。

次级债的崩盘首先是由利率买单的,以接近零的利率打压资金持有者的收益,考虑到通胀因素,零利率下的低收益就变成了实际的负利率。负利率的博弈,是实业与金融资产持有者对于危机损失的博弈,博弈的核心问题是到实业资本与金融资本到底谁为危机埋单,这个问题著者已经在以前的著作《涨价的世界》当中分析过了,西方的零利率政策就是让金融资产的持有者为危机买单,但是零利率政策导致社保和养老等基金的投资收益不足,结果必然是西方社会信用体系的崩溃危机和政府的债务危机。

到了负利率也不能完全为损失买单的时候,为次级债的违约风险进行担保的CDS就要受到损失,接着CDS持有者与债券持有者之间就要开始博弈到底谁为危机损失埋单的问题了,旨在解决希腊危机的欧债协议就是这样的博弈,并且伴随着巨大的利益输送。

事实上在政府债务危机和社保信用危机的背后是一场正在发生的全球信用大战,政府和社保等债券和CDS体系出现全面危机,债券持有者还是金融衍生品持有者为危机买单?危机后世界信用体系新秩序怎样安排?全球围绕这两个根本战略问题正在殊死斗争中……

第一次和第二次世界大战是军事争霸和赤裸裸地掠夺,第三次世界大战是美苏两种体制之间的冷战,而冷战后发生的瓜分世界的新世界大战,战争的武器变成了各种衍生品、契约信用、保险,这是比货币战争更本质的全球博弈,是一场全新的、革命性的信用战争,这就是第四次世界大战。

认识本轮全球的信用危机,要从美国到底负债多少开始,要把美国债务黑洞完全揭示出来,美国的负债不仅仅是政府负债,还要计算社会保障信用体系的亏空。

据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NPR)报道,美国主权评级下调以后,里根总统时期经济顾问委员会高级经济学家柯特利科夫(Laurence J. Kotlikoff)公开表示,美国财政部给出的14万亿国家债务总额只是冰山一角,非利息支出和预计收入之间的财政缺口高达211万亿美元。柯特利科夫认为,美国应予以关注的最大财政问题之一是美国如何支付未来几代老人的养老金。“我们有7800万婴儿潮一代人(指1945-1960西方生育高峰出生的人群),在未来15到20年,每人每年的养老金为4万美元。7800万乘以4万美元,我们讨论的是每年给这部分人口的支出就达3万亿美元,这是悬在我们头顶的一张巨额账单,而国会并没有关注这个问题。”早些时候其他美国学者的表述也可以佐证柯特利科夫的说法,沃顿商学院保险和风险管理系教授肯特•斯迈特斯(kent Smetters)指出,在医疗和社会保障方面总共存在80万亿到120万亿美元的缺口,而且该数字在以每年2万亿美元的速度增长。他指出,美国所有有形资产——住房、建筑物、土地、汽车以及个人财产的总价值是50万亿美元。

《中国经济周刊》曾刊登了一篇 “美国在技术层面上已经破产”的文章(作者钮文新),这篇文章宣称美国总共欠债73万亿美元。73万亿美元的数字具体是怎么得出的呢?该文提到“按照美国公开数据,8500亿美元的金融救援方案全部实施之后,美国国会所能接受的名义国家债务余额为11.2万亿美元……按照美国政府问责局前总审计长、美国彼特·皮特森基金会总裁兼CEO大卫·沃尔克的估计,如果把美国政府对国民的社保欠账等所有隐性债务统统加在一起,那么,2007年美国的实际债务总额高达53万亿美元……如果我们把诸如‘两房债券’那样的抵押债券、美国各大财团所发行的、说不清是公司债还是政府债务以及市政债券等——总计20万亿美元(2007年末美国国债协会SIFMA统计)的债务再统计进来,那美国债务更是高达73万亿美元。”

所以我们认估算美国的全部负债应当在70多万亿美元左右,是美国GDP的5倍,是全球GDP的一倍半,这样的负债是美国乃至全球难以承受之重,但是美国作为世界第一强国是不会轻易接受衰落命运的,而欧洲和日本等其他发达国家的负债和信用体系危机更甚于美国。这是一场全球化的危机,如此规模的危机按照历史规律就是要用一场战争来最终解决;而世界走进现代社会,现代战争会出现新的特点,信用大战是未来难以避免的全球战争和利益重组,今天这样的端倪已经越来越明显了。

现在是次级债的死循环造成虚拟金融衍生品的泛滥,资源曲线的后弯刺破了衍生品的泡沫,负利率为危机买单、维护实业但挤爆了社会保障体系,这样的问题没有一个万能的解决方案,印钞导致通胀和资源价格暴涨,反过来还是加剧危机,世界正在为了究竟谁给危机买单进行激烈博弈:是债券持有者还是CDS持有人埋单?是资源占有者还是劳动力与就业得利?这就是一次全球信用体系的崩盘和大战,新的信用体系会在战后重建,丛林生存法则支配下,全球都在为了抢占全球信用体系的制高点而殊死博弈,本书正是旨在为大家解析这场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全新战争。

 

  评论这张
 
阅读(580)|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