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谁是谁非任评说

 
 
 

日志

 
 

官员财产公示的深度思考  

2013-01-16 21:11:00|  分类: 经济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18大成功换届,关于官员财产公示的话题也重新提上日程,尤其是普京当选以后,采取了异常严格的财产公示制度和限制官员海外财产,中国下一步怎样走引发了社会极大的关注。但是对于这个财产公示很多人的思考流于形式,对于其中的内涵和博弈是不清楚的。我们支持财产公示,但对于其中的各种变数和中外差异要思考清楚。财产公示是手段不是目的,我们不能为了财产公示偏离了核心目标。

对于财产公示,各种言论层出不穷,全国人大代表刘玲担心,官员将财产向公众公示后,不仅隐私权可能被侵犯,而且其合法财产可能被犯罪分子“盯上”,财产安全受到威胁,“这就如同个人银行存款,其他公民无权查看,银行除了在接到司法机关、纪委调查令的时候可以提供外,也应予以保密 ”。她还认为,如果官员子女已经在其他国家工作生活,就不应再要求其公示财产,如有人怀疑其财产中含有官员转移的资产,可以向纪委、司法机关举报。(12月25日《检察日报》)这样的想法受到了广泛的质疑,认为这代表了贪官的立场,因为你的财富不多的话,就是公示了以后,你也不会引起犯罪分子的注意!

但是我们需要注意的是问题还有另外一面!就真的如公众以为的清官就不会被犯罪分子注意了吗?如果财产公示以后,官员的家人和财产在公开的状态,犯罪分子除了可能抢劫以外,还有的就会绑架威胁官员家人要求官员给他们违法审批或出卖利益等等!这里给钱的诱惑远远抵不上家人被绑架的威逼!而且按照外国的司法原则,以家人生命威逼的时候你是可以合法做出一些损害国家集体他人的犯罪行为的,这就叫做紧急避险,紧急避险是可以依法免除刑事责任的!这里人的生命权是无限大而财产权是有限的,被逼无奈下合理的出卖一定国家利益怎么算?就如战场上投降敌人肯定是犯罪,但是西方社会就有宽容被俘遣返人员的传统,还妖魔化中国说我们迫害志愿军战俘。你让官员公开财产和家人情况给他人信息,导致官员家人被绑架来威逼时该怎样办?你可能会说你要依靠警察的话云云,且不说警察介入是否一定能够解决问题,更进一步的就是官员在海外的家人,如果是外国情报机构威逼呢?政府有能力保护他们的家人吗?还有一点就是如果官员是负责任的,严惩了违法犯罪和黑社会,被清官处罚的他们会对官员和家人进行报复的,你把官员的财产所在和家人情况都公开了,他们就实时处于被犯罪分子威胁的压力之下,我们有多少警力来保护他们呢?政府要求公开,就要对于这个公开负担得起责任,就要对于全部公开的官员及其家人的财产和人身安全尽到保护的责任,中国承担这个公开的责任准备好了吗?

我们说外国的官员财产公开,但是所有公开的官员都要得到政府的保护的,这里的差别就是外国要公开向社会公示的人数是远远少于中国人数的,因为外国是公务员与政务官分开的,要公示财产的是政务官不是公务员,有很多公务员家里是非常富有的,但公务员没有权力难以渔利,他们不会被公众盯住的,公众盯住和要公开的是与公众投票和竞选有关的人群,政务官是竞选的或者是竞选人的团队成员,当然有义务让选民知道他的财产。西方政务官是竞争的、经常下岗的、选民可以让他们更换的,而公务员是终身的职业,是工作有保障政府不能解雇的,政务官与公务员的分野是分明的,西方说的所谓的官员更多的是指政务官,而对于公务员的财产情况是政府的秘密,公务员需要的是向政府和政务官公开自己的财产而不是面向全社会的公开。

中国是政务官与公务员不分都叫公务员,公布所有的人当然也是有问题的,中国有公务员700万,财政负担人员7000万,他们相关的亲属等几个亿,这些财产资料尽数公布,绝大多数的人都会牵连其中,对于国家秘密也是有问题的,竞争的他国可以把这些人的财产信息统计挖掘,就可以深入了解中国的社会和经济情况,中国就没有秘密了,世界其他国家都不这样干,西方的财产公示的内涵与外延和我们大多数人所理解的不一样,财产公示也不是所有的官员财产能够让所有人能够看到,甚至中国很多人还想要网络可查,但推己及人的想一下现在银行的征信记录你愿意公开吗?你愿意被人网络上可以随意查询吗?不不愿意征信记录被查与腐败有关吗?因此问题不是你想象的那样简单。大家赞扬的俄罗斯禁止官员拥有海外资产,这个官员的范围有多大?这官员的概念两国是不同的。

还有就是对于我们的公有制企业和事业单位等等同于官员的人群,西方的财产公示与这个人群无关,而中国的腐败在国有企业经常是重灾区,对此的公示也要一并考虑,但是考虑了这些人员的个人情况公示以后,对于企业的秘密也非常关键,因为对于企业负责人的财产和家人情况被了如指掌的话,竞争对手就很容易分析你的管理行为,分析你的心理进行针对性的公关,也可以在竞争当中把握你的心理状态取得竞争优势,这不是贪污腐败但会导致企业的竞争能力下降,西方的企业都不公开的,包括西方的国有企业,西方各种势力在推动中国的财产公示,本身就有掌握中国核心机密的考虑。

所以这个公开很多应当是向政府和党的公开而不是向公众,只有要选举的才向选民公开。中国的公务员就被当作官员,需要公开的人数远远不是外国所能够比的,其涉及的国家秘密也是不同的,对于需要选举为数不多的政务官俄罗斯现在可以要求他们自己和亲属都没有海外账户,但对于中国700万的公务员群体,再算上党务的和事业单位的非公务员但权力比公务员还大的人群,还有公有制企业的管理人员,这总计可能有几千万高端人群,算上他们的亲属是上亿甚至几亿的非农业人口概念,这数量已经是中国城镇人口的近半数了,这些人能够没有海外关系没有亲属经商吗?为什么中国的公知对于这样的差别就视而不见呢?

我们还有不可忽视的就是中外概念的差别,美国公务员的工资是公开的,比如我同学所在的州立大学的老师都是公务员,他们的学校收入都是网上可查的,不过其他收入是查不到的。我们的公务员的工资也是公开的,各个级别该多少钱很清楚,但这不是收入的全部,我们老百姓要求的财产公开可不是这些。西方公务员的工资公开就是财产公示了,中国的工资也是公开的能够算是财产公示吗?中国的工资外收入很多的,美国的工资外收入不多,但教授的各种发明知识产权的收入还是有不少的。中国的公务员和党干部都叫做官,但是西方的官一般是指由选举觉得的政务官的,不是政府雇员公务员的,这个概念的差别也不该回避的,否则概念不同的与世界接轨就有问题了。

更进一步的就是西方的党派的管理成员的财产也是不公布的,党员不是官员,西方资本控制国家就是在党派的黑箱里面完成的,西方政党内部的运作情况是绝对保密的,多党制的特点就是每个党内部的情况都是黑箱,因为不能让竞争党派知晓,想一下当年水门事件就知道了,党派内部的信息绝对是一个不能被政府政权知道的秘密,否则执政党对在野党的优势就太大了,多党制就是扯谈!因此党派内部的信息不公开,不光是党员的财产不公开,党务和各种利益交换都不公开成为了一个黑箱,这个黑箱里面的利益博弈很多更肮脏,西方各政党的党员干部如果不参加竞选他们不公布财产是当然的、理直气壮的,这里面还有更大的黑洞,更何况西方的财产公布也只是党派执政以后在当政期间的财产变化,之前和卸任后都是隐私,这里的财产转移也是有黑洞的。我们是否要求党员公布资产?如果党员可以不公布资产,那么我们的财产公示就是一个遮羞布游戏,而共产党要公布财产,与共产党联合执政的民主党派是否也需要?这在法律上他们也是执政党,中国的共产党和民主党派的党务都是透明的,我们这里与西方接轨让党务保密党员财产都不公开如何?这个接轨才是国家政权透明度的倒退。西方为什么党务是保密的,就是政党竞争的需要,因此要知道的就是党务保密是多党制的前提,保密的党务里面的黑箱则是多党制的问题,美国的一大堆游说公司就是瞄准这些黑箱给利益集团在竞选和立法当中植入利益的,这些对于多党制的问题在公知的语言里面也是不会提及的。一党制未必是坏事,关键要看党务是否公开透明,日本的崛起就是在自民党一党领导的时候发生的,而当年一党专政的被刺韩国总统朴正熙的女儿又再度成为总统,原因也是如此,现在日本和韩国都是多党了,结果却是政党党争不断,国家元首不断变换,经济发展长期陷于停滞。

至于怎样实施官员的财产公示,《中国青年报》12月27日刊登了一篇题为《让新提拔官员公开财产为何更可行》的文章,该文章也引发巨大的争议。文章在表述如何推行官员财产公示时说:“比如可以考虑,5年后换届选举时,首先在半数左右县展开。10年后换届选举时,再在其余半数左右县展开。或者5年后首先在县级展开,再过5年再在地市级展开。10年以后再在县级以上或地市级以上逐步、逐级展开。那时也还是“老人老办法,新人新办法”。直到这种方法用到最高层后,也就是经过20年,所有逐级上来的选任制干部和大部分任命制官员都已经过了财产公示以后,再转为全面实行财产公示,那时就是水到渠成”。这个报道被老百姓是一片的骂声啊!

这20年的时间中国的老百姓也是等不及的,尤其是对于老官员的不同办法更是不能被接受,但是现在政策如果溯及既往,也是与世界公认的法理不符的,更关键的是中国的公务员与政务官不分,党员和官员的界限不明,中国需要公示的人群达到1000万以上,他们的家属子女如果要连带公布,就意味着中国所有的高端都要公开了,这可不是外国只公开选举相关人员,数量是完全不同的,选举相关人员的财产公示很容易,也需要向选民公开,但中国这样庞大的公务员人群是不行的。我们要搞清楚财产公开的核心就是对于官员的选择、任用起到作用,因此这个公开只要面向官员的选择、任用的机构就可以了,对于选举的面向选民,对于内部任用的就是内部掌握。

因此对于中国的官员是公务员的群体与西方之政务官不同,所以财产公示不能走过头,要投票的要向选举人公开,不需要投票的向组织公开,党员的财产在党内选举的时候向党代表公开,这才是合理的,也不会有所谓的财产公示后的隐私和财产被罪犯盯住的问题。外国的政务官都有政府保卫的,公布财产肯定安全,其他的是组织内的秘密,外人也不能查的,犯罪分子是查不到的。内部公开尤其是对于组织的公开是关键,这个公开我们也应当叫做公开,而且我们还有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所有人的财产都应当有明确的来源,来源合法了还要依法的缴纳所得税。中国刑法的财产来源不明罪本身也是提出了个人财产不能完全保密的要求,我们在这个罪名的解释上是可以完善的,组织审查、考察干部的时候是否有这个犯罪嫌疑就可以让其公开财产了。

因此对待这个问题应当深入挖掘思考的,可惜中国老百姓说官员财产公布都是停留在表面的。中国需要的是把有权力的政务官财产公开,而对于党派的财产怎样公开,什么样的党员干部等同于政务官也要明确,中国当前更重要的是政务分开,把政务官和公务员分开,让有权力的政务官曝光在舆论监督之下,不让他们混在干活的公务员之中。中国为什么考公务员超级热门,不就是因为政务官与公务员不分吗?西方公务员虽然可以有很高的福利保障,但是他们永远不会成为有决策权的角色只不过是辅助和执行者,如果没有了这样的权利差别,公务员还会有那么多人想当吗?

而且中国现在有法不依,中国需要加强法制,没有法治和对于枉法的严惩,即使是规定的财产公示,实际上也管不住贪官,有人说贪官之所以敢贪污就是财产不公开,但是贪官的贪污受贿枉法的所得,本身涉嫌的犯罪就远远超过违反财产公示所应当承担的法律责任,对于贪官的惩戒作用是不大的,老百姓对于财产公示的渴望在于对腐败的痛恨,但是真的财产公示如果施行,没有对于枉法的严惩,结果反而可能是负面的,因为真正的贪官本身就是罪犯,他们会违规隐瞒财产,不在乎多承担一点不财产公示的罪责,尤其是现在中国枉法责任很轻的状态就更没有顾虑,而清官反而暴露了家人和财产的情况,财产和人身安全受到了影响。因此财产公示要施行首先需要的就是建立严惩枉法的司法体系,这个体系建设不起来,财产公示就变成了走过场了,因此对于官员的财产公示,建立严密的严惩枉法的法制体系是关键,而有了严密的法制体系,贪污本身就是受到遏制的,因此建设严惩枉法的体系比财产公示重要,财产公示的制度必须放到一个司法整体系统里面思考。

财产公示是为了选举的需要的,没有政务分开就没有选举,因为公务员在任何一个国家都是终身职业不会被选举所改变的,而选举也不可能把公务员都换掉,因此中国的民主化进程的关键点根本不在财产公示,最先需要在改革当中考虑的就是政务分开,然后才是让政务官公示财产,政务官是可上可下人民选举的,也要吸引各界精英来当政务官,国家的领导需要的是各界有经历有眼光的精英而不是循规蹈矩论资排辈从事具体事务的公务人员,财产公示只不过是其中的一个环节,起到监督政务官的效果,中国的改革任重道远绝对是不能拔苗助长的。

所以综上所述,对于财产公示我们应当说这是一个好制度,但是其作用是不应当被夸大的,其实施所需要的系统条件和中国的环境也是需要注意的,财产公示只是一种手段不是目的,我们需要的时时刻不要忘记我们的目标在哪里,也要知道实现和路径和中外的差别,想明白我们为什么要做这件事,只有这样才能够让一个好政策真的成为造福国家、社会、人民的好政策。

 

  评论这张
 
阅读(712)|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