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谁是谁非任评说

 
 
 

日志

 
 

[转载]民主和专制概念对立的陷阱。  

2013-01-22 22:52:00|  分类: 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此文有非常重要的意义。对于认清民主、专制等问题非常重要。
人的思维是被语言决定的,一旦语言确定了,思维的范围也就决定了。语言的边界就是思维的边界,至少是逻辑思维的边界。
词语的用法在这其中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中国和世界上现在的政治讨论中有一个核心的对立:民主/专制。好像这个世界上真的有这么个东西。实际上,一切对立和价值都是意识形态的结果。当然,意识形态是人类社会永远不可避免和消除的,我并不认为说它是意识形态就解决了这个问题,而是我们应该重新考察这个对立的概念。

西方所谓民主概念是一个很晚近才出现的词,démocratie(法语),拉丁语这个词也要到14世纪才出现,到18世纪启蒙世纪成为重要的政治概念。它的对立面不是专制,而是aristocratie(贵族制度),而贵族制度跟专制没有任何关系。欧洲的贵族制是封建制度(这里又是一个翻译埋下的超级大坑——封建是非专制的,封建的制度是权力分散),这个制度与中国古代的皇权制度完全不同,一方面是统治集团都是血缘继承,也就是说一个社会由血缘分裂成两个部分,一部分是由出生定义的贵族,一部分是出生定义的农奴和平民。这是西欧中世纪政治的特点。另一方面,中央集权程度很低,跟专制完全扯不上。只有法国在路易十四之后才加强了中央专制集权,为法国大革命做好了准备。而中国古代皇权,只有皇帝一人是血缘继承(清代有点特殊),而其他人是靠竞争(科举和选拔);第二,中央集权程度较高,皇权是政治中心。

因此,所谓démocratie与aristocraie最大的区别和对立,不是什么专制/选举,而是权力来源是不是血缘关系,就像我在《贵族和贱民:话说中西方古代文明的公平正义 》中写到过的。中国在唐代就在社会层面基本打碎了血缘控制,除了皇帝一人,其他人的血缘都不能保证家族永远掌握权力。而西欧是通过法国大革命以及之后的一系列革命完成这一过程。

中国在1911年接续西方革命的精神,实现共和,基本完成这一过程,除了蒋经国在台湾岛上有过一次继承之后,血缘继承的权力就彻底消灭了。

因此说中国是民主国家,是démocratie是完全没有问题的。一党制与贵族制是有根本区别的,一党制实际上也是一种选拔制度,不存在血缘继承。家族在其中会起到一定的荫庇作用,但是没有继承的合法性,中央领导(常委级别)没有一个是血缘继承的。而且是任期制,十年时间最多。基本上有点像是现代化的禅让制。禅让的根本精神其实也就是民主。

相反,号称民主的印度,虽然是选票制度,但是尼赫鲁和甘地家族长期把持国家政治,印度自独立以来三分之二的时间都掌管在尼赫鲁—甘地家族手中,他们两家人吃饭的餐桌可以看成前总理、总理、部长和议员组成的国务会议。这其实是aristocratie通过选票工具的延续。因此,虽然印度政治从理论上可以和平通向民主,但是它现在并不是真正的民主国家。世界上最大的非民主国家不是中国,而是印度。印度的血缘政治制度是非典型的aristocratie。

民主的根本不等于选票,而在于国家的政治权力能否向全体国民开放——领导人不是家族控制和血缘世袭。
其对立面也不是所谓专制,而是世袭制。因此从国家的分类上来说,朝鲜绝非跟中国一类的国家,而是跟沙特、巴林类似的君主世袭类似。现在沸沸扬扬的叙利亚以前也是这类国家,巴沙尔在反对派的压力下要改革成真正的共和制,不知有无成功的希望。

从政治历史的角度来分析,才能真正搞明白所谓“民主”的概念。当年的辛亥革命的核心不是搞选票,而是打破世袭。

只不过传统的政治合法性来自血缘世袭,而这个合法性被打破以后,普选选票成为新的合法性的形式之一,而并不是治理国家的最有效途径。

从这个意义上说,没有理由说中国是与民主对立的国家,只不过是没有选择与西方相同治理工具的民主国家。

在餐桌上,欧洲人用刀叉吃得很好,中国人用筷子吃得很好。

补充:
民主实际上是一种“价值观”,而不是治理模式。实际上也就是孟子所说: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
在这种价值观的指导下,少数人通过血缘继承垄断权力是不被认可的。因此对于中国古代儒家来说,只有“禅让”的圣王,而没有血缘继承的圣帝,最多也就是评价为明君。因此,中国古代基本上,当大臣屡屡提及尧舜的时候,主要不是为了给现任皇帝脸上贴金,而是为了加上价值观的紧箍咒。
《礼记》中写道: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实际上是以禅让为理想权力治理模式的。只不过在无可奈何的情况下,才承认了君王的血缘继承。

在可以预见的将来,人类社会必然是金字塔形的(无论美国还是中国,无论是法国大革命还是中国革命都不可能改变这一点),因此关键不在于推翻这个金字塔,而在于登上金字塔塔尖的路是怎样的,是血缘家族垄断,还是依靠竞争。

现在的情况是,无论中国还是美国,都是靠竞争。
而印度、菲律宾、沙特和巴林,无论是选票制度,还是没有选票,其实都是血缘垄断。

民主/独裁世袭这个对立才是真正有意义的对立,比那个根本说不清楚的民主/专制垄断清楚的多,也符合政治的历史路径。
  评论这张
 
阅读(178)|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