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谁是谁非任评说

 
 
 

日志

 
 

处罚闯黄灯是法治缺陷集大成  

2013-01-04 16:28:00|  分类: 经济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3年1月1日起中国的交通法规的新司法解释开始实施,关于闯红灯要扣六分,更关键的是闯黄灯也是要扣六分的,这个规定引发了全社会的大讨论,引发了社会巨大的不满,但为什么会有如此强烈的反应?本人以从事法律、媒体、社会经济研究等多年经验,要说的就是这个司法解释实际上是中国司法当中各种问题的集大成,由于问题众多,又关系到社会大众,当然会非同凡响,因此我们需要将其中的问题一一进行分析。

对于这个司法解释的由来,我们不能忘记2012年的闯黄灯被罚的行政诉讼,浙江嘉兴海盐县的舒江荣因闯黄灯,吃了一张罚单。他以“处罚无法律依据”为由,把交警部门告上法院。这一案件因此成为全国首例“闯黄灯”行政诉讼案。事件大致经过如下:

2011年7月,舒江荣驾车在海盐县勤俭路上,经过秦山路路口时闯了黄灯。几天后,他收到海盐交警部门的罚单,因“不按交通信号灯规定通行”被罚款150元。舒江荣不服,认为虽然《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规定:“黄灯亮时,已越过停止线的车辆可以继续通行”,但也并没有硬性规定黄灯亮时,未越过停止线的车辆不能通行。他向海盐公安部门提请行政复议,复议的结果是,维持原处罚决定。舒江荣以处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无法律依据为由,把海盐交警部门告上了法院。去年年底以来,遇到黄灯到底该不该闯,却成了坊间热议的话题。之后,嘉兴海盐县人民法院一审判决舒先生败诉,舒先生随后向嘉兴中院提起上诉。6日下午,嘉兴中院作出二审判决,驳回舒先生上诉,维持原判。

这个终审判决,实际上是有指导性的意义的,对于闯黄灯该怎么办就被提上了议事日程,因为这个判例已经存在,江浙的执法已经大量这样干了,他们就有要求合法化的动力,因为虽然判决如此,但是大家对于这个判决依旧是意见巨大的,这里就体现了江浙财团在尝试左右法律的能力,先是有浙江闯黄灯被罚款后打官司,江浙法院维持了公安的处理,哪些地方这样干一阵子了,如果被认为是违法,原来已经处罚的就要纠正,这对于地方来说影响巨大,因此我们在这里就看到了怎样在改革当中添加私利,这个司法解释就是被有意的添加了私利的。

进一步我们看这个司法解释,就会发现解释的权利有问题的,这个解释实际上是改变了当初的立法。我们且看当初法院判决处罚闯黄灯合法时是怎样说的:按照《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38条第一款第二项规定:“黄灯亮时,已越过停车线的车辆可以继续通行。”那么没有越过停车线的车辆能否继续通行?这是案件争议的核心,但法律没有明确规定,只能进行解释。从文义解释上看,“已越过停车线的车辆可以继续通行”这一规定的反面必然是,没越过停车线的车辆不可以继续通行,如果两种情况下都可以通行,那么这条规定就毫无意义了;从目的解释上看,设置黄灯,目的是在红灯和绿灯之间设置一个缓冲,使得红绿灯交替之际,已经进入路口的车辆有时间继续通过路口,如果黄灯亮起后没越过停车线的车辆还可以继续通行,那么就有违设置黄灯的初衷了。因此,按照严格的法律解释,“闯黄灯”确实属于“违反交通信号灯指示”。

中国司法的逻辑能力不足,再次在这里表现,对于这样的解释,我们要说的是改变了法律条文的原意,因为这里有一个关键性的逻辑错误,有关人认为“已越过停车线的车辆可以继续通行”这一规定的反面必然是,没越过停车线的车辆不可以继续通行,如果两种情况下都可以通行,那么这条规定就毫无意义了,但是这里我们要注意到的就是逻辑的正命题正确,否命题不一定正确,这样的解释的逻辑实际上就是正命题正确了否命题就也要正确,违反了逻辑定律,法律博弈本来是最需要逻辑的,但是中国学习法律的恰恰是不用学数学的文科生,是本来逻辑就比理科生差的文科生里面逻辑最不好的一群人,他们犯这样的逻辑错误就可想而知了,中国司法界不懂逻辑导致法律执行的过程当中错误百出的事情不胜枚举,就如《交通法》规定没有证据的情况下行人与机动车事故机动车负全责,本来只不过是要求机动车举证,但实际执行过程当中就变成了一律认定机动车全责造成恶劣影响,之所以这么规定,本来是因为行人与机动成的事故总是行人受害要诉讼主张这个权利,如果没有这个规定,诉讼谁主张谁举证下就要变成行人没有证据被撞了白撞,这显然是违反公平正义的,结果就是被司法的逻辑白痴走了样。

再进一步的就是要说的对于法条的理解上有关等人的语文是有问题的。因为信号灯控制通行是要有一个标的的,信号灯控制是否可以通行是指相对于停止线是否可以通行,也就是说在绿灯的时候可以越过停止线通行,红灯的时候不能越过停止线通行,按照《道路交通管理法》第五十一条第五款,遇到停止信号的时候有停止线的要停在停止线之外,没有停止线的要停在路口以外。因此只要过了停止线,即使是红灯的情况下车也不可能停止到停止线之外,法律的规定是非常清楚的,公安部的官员们只看法律当中的三十八条而不看五十一条是有问题的,这里的黄灯过了停止线继续行驶应当理解为在黄灯下过了线的车辆可以在红灯的情况下依旧继续行驶,这也与我们通常的做法一样的,因为如果红灯后过了停止线没有驶离路口的车辆都停下来,不是把路口彻底堵死了吗?这停下来也不可能按照51条的规定退回停止线之后吧!更进一步的是如果黄灯下通过停止线是违法的,那么哪里还能够有通过停止线的车辆继续行驶的规定呢?这个规定存在的本身实际上已经说明黄灯下通过停止线是合法的,并且对于这样的情况进行了更具体的规定,那就是继续行驶。因此就算法官有权对于法律进行解释,这样的解释也是对于中国语言逻辑的掌握有问题,更关键的是中国的很多网络观众也是对于逻辑的水平是不高的。

这里滥用解释权来侵害立法权也是中国法制的老问题和普遍现象。闯黄灯的解释是非常的牵强和那难以成立的,因为我们对于交通违法的行政处罚除了要按照《交通道路管理法》的规定执行以外,还要受到《行政处罚法》的约束,依据《行政处罚法》第三条: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违反行政管理秩序的行为,应当给予行政处罚的,依照本法由法律、法规或者规章规定,并由行政机关依照本法规定的程序实施。公安部的这个司法解释有侵占人大立法权的嫌疑,而且公安部的这个行政行为在程序上也是有问题的,应当听证,充分听取各界意见和老百姓的声音。对于一个国家的法制,是一个法律体系而不是仅仅某个法律的法条,老百姓可能只知道某个法律,而司法专业人员应当知道的是整个法律体系,司法专业人员应当有全局的眼光而不是仅仅看着一个个独立的法条与普通老百姓没有什么区别。

法治所要求的法不禁止就可以做的原则在这里也被破坏,《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二十六条规定,交通信号灯由红灯、绿灯、黄灯组成。红灯表示禁止通行,绿灯表示准许通行,黄灯表示警示。在法不禁止就可以做的司法原则下,对于警示不是禁止,这是道德范畴不是违法范畴,是不能处罚的。没有法定依据或者不遵守法定程序的,行政处罚无效。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到的就是处罚的依据只能是法律法规和规章,并没有包括司法解释,对于公民的财产权利的剥夺,必须是立法不能是司法解释的。

更重要的我们要讲一下的是中国的司法人员都是学文科出身,对于科学常识都不具备是非常有问题的,我们中学的物理课程就讲了惯性定律,如果是黄灯不准通过停止线,那么在绿灯变成黄灯的一刹那车辆是停止不下来的,按照正常的六七十公里每小时的速度,就算是把刹车踩死,也要20米以上,那么绿灯变黄灯的时候汽车如何能够停止下来?如果在科学上的事实不能,法律这样的规定有什么意义? 中国的交通信号最早是没有黄灯的,之所以要有黄灯就是给车辆一个制动的时间和距离。

这个司法解释是标准的刑民于阱,原因就是法制和罚款应当主要针对故意而不是过失行为,过失处罚是极个别的特例。闯黄灯聚焦在过失,这样的惩罚泛滥社会必然混乱的。而在物理上在黄灯的情况下是根本停不下来的,而且停下来可能会有其他恶果。闯黄灯被罚的恶果已经造成,据2013年01月03日四川在线-华西都市报报道《成都一辆车急刹躲黄灯致四车连环追尾》。而在科学面前,这个停不下来实际上属于无意,连过失都够不上,这样的惩罚当然属于刑民于阱了。我们的法律是人性的,但是在解释法律的时候却变成的科学白痴,如果是科学白痴主持中国的司法,中国司法的素质是怎样的低下就可想而知。这个规律又同时是我们的中学常识,但是中国学法律的是文科,根本不考这些物理知识,实际上的结果就是中国的法官是科技白痴,在科学是第一生产力的今天,让科学白痴的司法人员来搞中国的法制,中国的法制有希望吗?

我们的司法解释的目的性上,还出现了偷换概念的问题,公安部的很多人说有很多司机在黄灯亮起的时候抢行造成很多事故,很多行人和老百姓也反感这样的枪黄灯行为,因此从严执法,但是抢黄灯与在黄灯突然亮起时由于牛顿惯性定律车无法停下来是不同的概念。很多人偷换概念和对于物理等科学没有概念,但都中学没有毕业吗?拿不道德的故意和因为科学定律的无意之间进行处罚,司法的正义性在哪里?因此要求车辆在绿灯变成黄灯的瞬间就停下来不闯黄灯,本身是违反科学规律的,按照科学规律根本完不成的任务被定义为违法来处罚,这不是标准的刑民于阱?我们的司法还有什么正义性可言?

对于闯黄灯的处理,中国各地也有所不同,深圳警方就公开声明暂不处罚闯黄灯,称需定查处程序及处罚标准并解释称原因有三:系统暂不支持抓拍闯黄灯、需对信号灯的配时进一步排查、黄灯需制定严格的查处程序和科学的处罚标准。对于这个闯黄灯还有的问题就是中国虽然有统一的《交通法》,但各地的理解和执法差别很大,就如红灯能不能右拐各地就不同,在北京对于丁字口到底红灯能不能直行,也要看情况而定,对于黄绿等的使用,也是不同的,有些地方是绿灯变灯前要闪烁,然后黄灯再红灯,有的地方有亮灯时间的提示,这些地方规定闯黄灯要罚可能还有道理,但很多地方是绿灯不闪直接变黄灯的,这样黄灯要停下来就没有可能!因此我们的司法解释根本没有考虑不同的地区差异,这些差异是当初立法不统一,由于各地历史习惯不同长期形成的,应当统一的首先是红黄绿灯的使用细则,改变路灯设置,并给过渡期让老百姓习惯新规。要了解地区间的差异,立法者不能坐办公室的拍脑门,因为这个差别下面的人是不会汇报上来的。

闯黄灯扣六分的背后不是简单的严惩违规,而是要增加权力寻租空间和刑民于阱,由于物理惯性定律在突然变灯时车是停不下来的,而扣六分则导致大量司机要找警察产单子而不是认罚了,是被以严管为名加入了部门私利,连听证都没有就越权以司法解释立法!起码闯黄灯可以与闯红灯不同,对于闯黄灯可以扣分少罚款低啊!闯黄灯与闯红灯显然主观恶性是不同的,为什么不区别对待呢?新交规实施后,司机的12分稍不留神就会被扣光!在一个记分周期(12个月)内,12分扣光,司机重新学习理论并考试。合格的,记分清除,发还驾照;不合格的,继续学习和考试。一个记分周期记满两个12分,还需参加路考!客货车司机12分扣光,驾照会被降级!这样的结果不是结伴去培训,而是结伴去产分,原来不愿欠人情的认罚变成了必须产分了,产分会成为产业的,警察黑色收入大增,对外还要说违反交规的数量大大减少,因为扣分多产分多最后真的统计上来的违规反而少了。就如醉驾入刑以来,司法相关人员关于醉驾的收入比捞死囚还要高,原因就是醉驾的都有钱啊!所以要严管不是处罚越重越好,处罚重了还会加强警察的权力,增加警察的权力寻租空间,如果社会非合作的恶性博弈,会走到反面的,因此对于这个立法要有博弈的思维,就如不能把所有罪行都判死刑一样,否则一般罪犯也会没有底线了,交通处罚重了,博弈的结果不是违规减少,而是违规了以后就找警察枉法产单和警察为了创收而刑民于阱。

立法的关键在于哪里?这也是中国法治的大问题,立法不是为了处罚,立法的目的是为了减少社会的运行成本和公平正义,公安部总是说新规以后违法的减少,这不是立法的目的,公安部还说新规以后交通事故的减少,这非常片面,因为如果没有道路,你的规定把车速变成零成为停车场,事故还一个没有了呢!就如在2012年十一各地的大堵车,结果公安部就说事故大大减少!具体到针对闯黄灯的问题,公安部的有关人还说交规规定到路口需要减速,因此只要减速就能够停下来不闯黄灯,但城市交通规划专家、清华大学教授文国玮说:时速30公里停车约需25米,时速20公里停车约需15米。这十多米足以超过车间距而闯黄灯,更何况对于良好的路面,只要有路口速度就要降低到20公里,道路的通行效率会怎么样?我们的右派法律专家言必称美国比说接轨,但国外如何呢?在北美考驾照,如果绿灯过十字路口减速是会被考官判不及格的!原因就是绿灯时你有路权,应该正常通过而不允许突然减速,过路口减速容易造成追尾、影响通行效率在国际上是有明确结论的。在这里这些专家们就选择性失明了,选择性失明也是中国司法常见的事情。

因此在处罚闯黄灯这里我们看到了几乎中国民事法律层面的所有缺陷问题,是中国司法缺陷的集大成,这里有刑民于阱、滥用解释权、法规掺入部门利益、权力寻租、逻辑混乱错误、各地情况差异、科学能力白痴、偏离立法目标等等,能够一次性的出现这样多的问题,让我们认识和处理,如果能够认真对待,正视错误,未来中国的法治还是有希望的。

 

 

  评论这张
 
阅读(106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