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谁是谁非任评说

 
 
 

日志

 
 

烟草产业——隐蔽的经济战线  

2015-05-25 20:39:00|  分类: 杂谈,烟草产业,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为什么不告诉我戒烟可能更有害健康?(六)

七、烟草产业——隐蔽的经济战线

烟草,是国家最重要的经济战线,是国际间丛林博弈最激烈的地方,带有国家根本利益的,戒烟与禁酒是类似的,处理失当则是自毁国家经济命脉,这不是国家行政权力可以简单处理的。争论烟草的整体成本与收益孰轻孰重因此并无意义。刚性需求之下,烟草的社会成本不会缩减,放弃市场的后果只能是任由走私香烟疯狂涌入市场而致利润外流而非全民体质提高。这并非危言耸听,前鉴并不难寻:因丢掉烟草而悔恨不迭的例子俯拾皆是。

英美原本各拥有英美烟草公司一半的股权,后者是当时全球最大的烟草公司之一,其在新兴市场和成熟市场都拥有极高的占有率。但后来,美国获得了公司全部股权,英国则转而通过提高关税来增加收入。但当英国成为美国烟草的殖民地,等待这个古老帝国的就不再是臆想中的巨额税收,而是走私香烟的肆虐横行,关税的流失令当时的英国政府苦不堪言。当初美国带头妖魔化烟草的背后,是美国的华尔街把烟草的控制权纳入了囊中,借助打压,实际上完成了对烟草资本的控制,这是一个国际隐蔽的经济战线。

如果不把烟草列入有害行业并征收重税,世界经济命脉恐怕都会被烟草产业所掌控。上世纪70年代,全球500强中的前三名都来自烟草行业。那时,英美烟草公司的包装、化妆品、金融保险业都已极具规模,加拿大的保险和金融业务则已几乎完全落入烟草业控制之下。这是华尔街所不能容忍的,烟草的背后经济博弈才是关键,对此我们以后还会分析的。

迄今为止,规模可观却尚未被国际巨头征服的市场只有中国。我国占据的三分之一全球市场历来为国际资本所垂涎。建国初期,集体退出中国市场的欧美各大烟草公司曾以走私香烟和控制烟叶流入等方式间接垄断中国市场,烟草行业正处起步的中国面临着与主动放弃烟草行业的英国相同的境遇:外资品牌充斥市场,国家税收未见增长而社会财富却流失严重。那时候社会流行的是万宝路、三五、骆驼等洋烟品牌,而这些洋烟大量是走私而来的。

改变这一切的正是今天被广泛诟病的“中式卷烟”,现在中国人所抽的奢侈烟都是本土品牌,在中国的奢侈品市场全面沦陷的背景下可谓是一枝独秀了。后者打破了国外的烟叶控制,以本土卷烟的供应遏制了的英美烟草走私和社会财富的流失。在这个过程中,与良好口感共同形成的是可与欧美抗衡的烟叶培植与烟草生产技术的进步,以及十多年来完成了纳税从70亿元到7000亿元的跃变!而到2014年,这个数字达到了一万亿元。我们可以注意到的就是烟草税收这样的高增长背后香烟的价格增加是远远低于税收增长的,这里面烟草打败走私烟的作用是非常明显的,如果这些钱是走私烟赚取的,对于中国的影响会是如何?

7000亿元到一万亿元的纳税国家投资民生工程,进行了大量的基础建设,保障了经济的快速发展,其间接效益要远远大于直接效益,就如我们在2008年危机以后的4万亿政府投资拉动经济,在世界各国经济普遍低迷的情况下,中国的经济依然保持了7%以上的高增长。同时我们在财政扩张的时候还推出了减税政策刺激经济,世界各国财政政策的扩张都要带来赤字或者加税抽水经济的恶果。中国中央财政可以这样的扩张,与烟草这项特别的收益关系密切。在中国经济面临“硬着陆”风险的情况下,这部分利益如果被外国人夺走,中国必然是财政危机导致的经济危机。看看欧美等国不断增长的赤字,这些经济利益早已经被美国人盯住了,作为发起人的美国,迄今都未加入由他自己发起的《烟草控制框架公约》(详见后文),还不能说明这样的国际博弈的本质吗?

烟叶独特的种植和加工条件以及行业对国内市场的过度依赖,决定了中国和美国在全球香烟市场中卓绝的行业地位。但与美国以私有烟草公司为主的结构不同,中国的烟草公司都属国有,烟草产业与国民经济之间并不存在所谓的利益集团之争。10000亿元税收的背后正是保家卫国之本和医治烟毒之源:2011年,中国全部军费支出与烟草业收益7000亿元就在伯仲之间。而在种种烟草行业经济利弊的数据比对之中,“弊”的外延广阔,甚至包括二手烟影响的计算,而在“利”字方面,对应的只是直接的10000亿元税收,却丝毫不考虑烟草产业在我国国民经济中的巨大贡献。这种利弊权衡,至少是不公平的。而且如果我们的10000亿变成了外国控制,情况又会如何?再进一步是如果中国烟草能够走向世界,从世界多赚取几千不亿回来,那是什么场面?除了拿直接利益与间接损失比较以外,弊的计算却没有计算戒烟会产生的各种问题,对戒烟所产生的间接问题更没有计算。戒烟所产生的中风和老年痴呆会增加多少开支,没有计算不吸烟一样需要花费的医疗费用应当排除。这里我们不妨算一下,这一万亿折合中国三亿多烟民每人3500块了,我们的医保每年总计才缴费多少,医保每年总计支付多少?现在中国全年的医疗费用总和才一二万亿元,这烟草的危害说的是太高了。而且中国在经济不佳的时候,各行各业的减税带来的财政压力,也可以通过对烟草的增税来解决,财政部规定自2015510日,卷烟从价税税率由5%提高至11%,并按0.005/支加征从量税。这是时隔六年再度调整烟草消费税,而且幅度巨大,翻倍都不止。中国是惟一当政府对香烟增税烟草消费量不会下降的国家,因为收入的增长高于税费提高。以2014年的烟草利税万亿的水平,这增税导致中国政府的烟草收入还要要大幅度增加,可以支持中国政府干很多事情促进经济保障民生了。

解决民众健康诉求与产业安全的终极方案只有一个,那就是科学研究与技术创新。但迄今为止,我们关于烟草的一切认知都来自西方既有的文献,这些文献的取得我们自身却未能参与其中。基础科学研究对于顶层行业发展具有方法论与价值观的双重意义,但我们与所有这一切失之交臂。迄今为止,关乎健康方面,尚无关于烟草的“百害”定论分析,在其“利”方面的科学探索也躲避在一个过于含糊的“道德制高点”的阴影之下。我们不做,未必别人不做!而当别人研究成功之时,有鉴于烟草的成瘾特性,就是我们不单单烟草产业,而且是一系列相关的金融经济溃防之时!

因此,不是中国规模以千亿计的烟草工业需要某个人作为技术代表,而是中国需要更多致力于相关方面研究的专家、院士,来拨开烟雾以指引这个行业走向正确的方向。我们亟需更多的专家、院士来为这个产业奠定一个真实的理论基础,来帮助我们应对挑战——这并不是中国与世界之间的鸿沟问题,而是现实与理想之间的交流问题。现实就是:香烟的刚性需求蔚为壮观,市场规模短期内难见萎缩,国内外厂商正围绕这个产业殊死博弈。而其中,博弈的方式形形色色。洋烟走了,洋戒烟药来了。对于中国烟草这样一个庞大的市场,资本的逐利本性使得他们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机会,任何一个罅隙。

“圣也者,尽伦者也。”1955年,爱因斯坦在临终前号召科学界“学会用新的方法思考”,科学家必须“高举伦理的信念”以承担自身的“社会责任”。然而,科学虽无国界,科学家却有自己的祖国。全球博弈之下,我们期待科学界作为一个整体建立我们国家的科学理念体系以保卫国家安全,谋动干戈于邦内以至祸起萧墙和尺布斗粟,绝非民族之幸与国家之幸。

这里的烟草博弈,已经不是一个人体的博弈,而是社会各个利益集团的博弈,是国家的经济战线,也是重要的政治问题了。

 

 烟草产业——隐蔽的经济战线 - 谁是谁非任评说 - 谁是谁非任评说 

  评论这张
 
阅读(5459)| 评论(2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