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谁是谁非任评说

 
 
 

日志

 
 

学渣思维下的教改是复辟文革   

2016-05-14 21:14:0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学渣思维下的教改是复辟文革

现在各种教改取消考试的呼声越来越多,不光是小升初不能有任何的选拔到了变态的地步,在中小学也不让对孩子考试和排名了,甚至对高考,也有人非议一张考卷如何如何的不好,对这些变态的教改,笔者认为就是披着改革外衣的复辟,是复辟文革的流毒,是复辟到文革中孩子造反、不学、不考试的升级版。

中国的文革是全民族的灾难,现在流传着一个段子,就是不是老人变坏了,而是坏人变老了,当初文革的造反派、反潮流的革命小将,当初打老师砸烂各种考试的红卫兵红小兵,当初就是不要考试文革学渣们,现在也进入了中国的教育领域逐步成为了掌权者,现在是各种政策的的指定者,他们其实是把文革当中根深蒂固的错误流毒,在其心里重新被唤醒了。这根本不是顺应时代潮流的改革,而是历史倒退的复辟,复辟到了文革造反不考试的状态当中去。文革不就是就近分配上学不考试不择校嘛!

学渣管教育的文革思维复辟,有他们心中文革经历自我参照效应的影响。在西方心理学的研究成果当中有一个自我参照效应,该是指记忆材料与自我相联系时的影响效果优于其它编码条件的现象,这种优势主要体现在以回忆经验为特征的R反应(“记得”)上。这些人看到西方的各种洗脑的鸡汤时,就会联想到他们早年文革造反不考试的经历上去,回忆他们当时取得的各种经验,产生巨大的共鸣,并且认为他们不好好学习也能够成功。在他们制定教改政策的时候,政策的实施场景也不自觉的参照到他们文革时期不考试的生活场景上来,而且认为这样的教育是快乐的,是成功的,他们自己的成功就成为了这种参照。而事实是文革导致的人才断档,给后来的人更多的机会,文革的时候因为大家都不学,这些官员当初造反不学不考试才有今天的结果。现在社会发达了,刻苦学习笨鸟先飞的人多了,不学根本没有机会,他们参照的就是要限制学得好的,对照到当初的“白专道路”上来,不过现在转换了一个说法,叫做情商高,用情商抹杀智商和刻苦的作用。

这里我们回顾一下文革当中的标志性舆论,把舆论中时代特色的政治色彩去掉,看看与现在的教育官员的言论进行对照,就知道现在是怎样的走在复辟文革的道路上了。

取消高考的预热动作。当时提出的主要问题有:高考把学生当作敌人,公开袭击,定期袭击。高考助长学生死记硬背,不是引导学生活泼主动的发展。高考按平均分数录取,要学生门门功课都好。高考超出中学课程范围,高考出难题,学生家长抱怨。学生紧张,高考每年总有人晕倒,把学生考焦了。家长紧张。老师紧张,全国考生集中在三天考试,如临大敌,气氛紧张。高考三天决定命运,偶然因素大。考生填那么多志愿,只从高校出发,不考虑考生的实际情况。(选自当年文件)

看看这个,与教委当今指责高考弊端的说法是不是一致?说考试难不让超大纲,不断的降低高考难度,这些所谓的改革与文革取消高考的理由,是不是如出一辙?而这学生抱怨,抱怨的是什么样的学生?不是他们嘴里的白专道路的学生吧!抱怨的家长又是什么人?是不是搞血统论在考试下孩子考不上的家长?

对反对考试,我们再看看具体的案例,看看文革的白卷先生张铁生是怎么说的:

对于那些多年来不务正业、逍遥浪荡的书呆子们,我是不服气的,而有着极大的反感,考试被他们这群大学迷给垄断了。在这夏锄生产的当务之急,我不忍心放弃生产而不顾,为着自己钻到小屋子里面去,那是过于利己了吧。如果那样,将受到自己与贫下中农的革命事业心和自我革命的良心所谴责。有一点我可以自我安慰,我没有为此而耽误集体的工作,我在队里是负全面、完全责任的。

看看这个,是不是与小升初等派位的做法有吻合,张铁生是不是在强调自己的社会活动能力和素质?我们现在说学生的社会责任感、社会实践等等,与张铁生提出的可以交白卷的理由是不是一样?他嘴里的“没有耽误集体工作”和“在队里负完全、全面责任”,不就是藐视考试的权贵现在的口吻。而对读书好的学霸,到白卷先生的嘴里就是“不务正业逍遥浪荡的书呆子”了,现在我们搞所谓的情商抹杀智商的反智鸡汤,对此有啥差别?对学的好的学霸,就变成所谓的书呆子

最后我们再看看造反小将,小学生黄帅当时的结果是怎么的,从这个结果当中我们更可以看到今日教改的影子:

有的地方竖立了本地的黄帅式的反潮流人物。一些学校出现了干部管不了、老师教不了、学生学不了的杂乱局面,学校为树立正常教学秩序所采取的措施、老师对学生的严格管理被指斥为搞师道尊严、复辟回潮。我在上小学时学校就轰轰烈烈地开展了所谓的“学习黄帅反潮流”运动,学生纷纷给老师提意见,写大小字报,或者张贴纸条。

黄帅的反潮流,完全扰乱了学校的秩序,所谓的打破师道尊严,其实就是学渣的不学!这难道不是现在教育让孩子释放天性的结果?而现在管教育的学渣们,我们追溯一下历史,就是当年的反潮流小将,他们当年受到的流毒,完全体现到了他们制定的教改政策当中来了。

这些人教改取消奥数,搞的过程与当年取消高考是类似的。对取消奥数,有关机构的调查显示,“推进教育资源公平,消除校际差异”(57.1%)成为受访者的首选。其他依次是:严格限制奥数与升学挂钩(55.8%)、出台更合理的小升初入学办法(38.9%)、严禁小升初择校(33.3%)、彻底取消奥数培训班(32.8%)等。这些支持者里面,基本都是在选拔当中的失败者!当年高考取消了,中小学也都不考试了,现在北京的教改,就是让中小学的考试变得越少越好,这是全面与文革接轨,根本不是什么深化改革,而是复辟文革,是文革学渣把他们当年受到的文革流毒再一次的沉渣泛起。

我们再看一下文革当中这些学渣怎样的妖魔化考试的,文革当中有突袭考教授的事件。文革当中学生们“突袭”教授了:19731230日,国务院科教组、北京市科教组召开会议,决定对教授“突然袭击”,进行考试。上午开完会,就组织人在清华出题,下午就带着考卷同时到17所院校去考教授。他们以开座谈会的名义把教授们骗到考场,突然宣布进行考试,发下数理化考题,当场答卷。北京市参加考试的正、副教授共613名,及格者53名,占86%;总平均为20分,其中一个学校6个教授得了6分,人均只有1分。7413日,上海市革委会文教组召开各大学负责人会议,要求参考辽宁及北京的做法,也对大学正、副教授进行一次考试。考题以1973年高校招生测试中若干中等水平的试题为主要内容。15日上午,市革委会文教组对全市18所高校650名教授、副教授进行考试。试题不顾教授专长,分政治、语文、数学、理化四部分共17题,考试结果及格65人,占10%;不及格585人,占90%。

面对大多数教授不及格的结果,他们就妖魔化说考试的问题,我们对此可以比较一下,教委官员对奥数是不是也是这样说的,对奥数题,很多成年人、甚至相关教授做不了,就说奥数有问题!要求降低教学的难度,也是拿成年人做不了来说事的,这是彻底的学渣思维!对人成长的不同阶段,是有不同的要求的。对学生阶段记忆和反应最快的时候,同样的要求是不能对教授的,这个道理我长大以后才懂得的。当年我10岁,做应用题、奥数题等我爸爸妈妈就反应不及我了,当时我认为自己很牛了,时常还考一下父母看他们没有我快。但后来上了大学,才知道父亲很多牛的地方,是我10岁的时候根本看不到的,现在我儿子八岁,有些时候也会比我反应的快,而他们没有你快却很成功,不能说你学的就是白学,因为这些学习的过程,锻炼出来的不是知识本身,而是你的逻辑能力、学习能力,这个能力将来非常重要。对学渣们文革当中这样考教授,其实与我10岁时的认识是一样的。这样的认识居然成为了中国教育官员的主流认识之一,对我们的民族不是灾难吗?

学渣们对教育的文革思维,还有一点就是对闻鸡起舞、寒窗苦读、笨鸟先飞、悬梁刺股等刻苦学习进行妖魔化,这里张铁生不就说“不务正业、逍遥浪荡的书呆子”吗?现在的说法就是没有情商的死读书了,而且出现了很多嘲笑陈景润情商的段子,这些都是非常不正常的现象,更进一步的是教育政策制定的学渣,把不学不考试变成快乐教育释放天性,与文革当中的反潮流小将有何区别?他们制定政策的背后是在找他们当年的影子。

文革取消高考说:不少同学有严重的“唯有读书高”、“成名”、“成家”、“个人奋斗”、“走白专道路”等剥削阶级的反动思想。现行的高考制度助长了这种思想。(注:出处196661日,《中共中央批转高等教育部党委(关于改进一九六六年高等学校招生工作的请示报告)而我们现在不考试或者说高考一张考卷有问题,说智商不是关键情商才重要,社会实践才重要等等,一样是类似的说法,对孩子们好好学习进行了妖魔化。文革时期取消高考,说“使许多学校片面追求升学率,而造成许多“特殊”、“重点学校”、专收高材生,……”(注:出处在196661日,《中共中央批转高等教育部党委关于改进一九六六年高等学校招生工作的请示报告》)我们看取消高考的文件的说辞和理由,与我们教改时取消小升初考试、限制中小学考试排名等政策的有关部门的说辞不是基本相同吗?看来这一些文革学渣对当年的报告背诵的不错,幼年的教育和记忆效果就是好!而我们的学校不该搞好升学率,让其培养的孩子能够上更好的学校受到更好的教育吗?而我们要教育产业化,要搞市场经济,不是计划经济,市场经济是崇尚竞争的,学校之间就不能有竞争吗?对好的学校,为何就不能有好的生源?而且更进一步的就是教改现在连市场化民办教育产业也在插手,对民办教育当中给学生的考试也要限制,彻底的开倒车复辟文革。

不考试但对稀缺资源,选拔也是必须的,这里的猫腻文革时代就有,现在依然是如此,文革时代是选拔工农兵大学生,里面有很多潜规则,领导的孩子都参军上大学;现在是推优,要推优说要孩子社会实践丰富能力强等,而有情商有社会实践的,基本是领导或者老板的孩子,对情商、社会活动等是无法进行统一客观标准判断的,所以才会出现“五道杠”少年、“阿玛尼”少年,作为教改产物被推优出来的他们为何不能被社会接受,背后没有文革时期树立“革命小将”的形象给社会的反感吗?没有大家对文革选拔方式的憎恨吗?

很多学渣教育政策制定者,自以为看了很多西方的教育思维,看到了西方为了社会分层对普通民众的不学洗脑,却不看西方的精英教育贵族教育的学习压力,这选择性的失明和采纳接受,背后根本不是他们的教改借鉴了西方文明国家的成功经验,而是在心理学自我参照效应下契合了他们当年文革造反和学渣经历的认知,唤醒他们心底文革遗毒的影响,把政策制定复辟到了文革的道路上。文革的做法在当年受到支持和执行,我们以客观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而言,也不是领袖个人意识就能够完全左右的,这是有背后社会基础的,这社会基础在教育官员的心中并没有被根除,我们戒除文革影响是任重道远。

 

背景资料: 文革取消高考过程

新中国成立以来的高考开始的第三年,即1953年,北京一位考生8门成绩考了178分,该生坚持认为试卷出了评分出问题,三番五次给人民监察委员会写信提出控诉,到教育部大哭大闹。这是根据历史可查的炮轰高考的第一人。

提倡全民教育,反对精英天才教育,从减轻学生负担的立场出发,在具体实践上已经被证明是有失偏颇的,全民教育扫除了文盲是历史进步,但解放后中国再也没有出现民国时期的学术大师,已经成为中国崛起的严峻问题。

中小学生负担过重问题是1950年实行高考后几年存在的一个严重的问题,19557月,教育部发出新中国第一份“减负”文件《关于减轻中小学生过重负担的指示》。该文件称,1954年之后,学生负担过重,一般是大中城市的学校负担比小城市和农村的学校重,中学比小学重,高年级比低年级重。一些高年级学校一周课时比规定实践超出5-10小时,多的高达24小时。

1964年,北京铁路二中校长给中央办公厅写信,提出学生负担过重的问题。196573日,毛泽东亲自批示:刘、邓、彭阅后,请尚昆办。现在学校课程太多,对学生压力太大。教授又甚不得法。考试方法以学生为敌人,举行突然袭击。毛泽东这段批示极其重要。尤其是“考试方法以学生为敌人,举行突然袭击”成了后来取消高考的政治口号和最高指示。并直接导致1966年发出三份减负文件,这在我国教育史上是绝无仅有的。

196646日至416日,教育部召开高等学校招生工作座谈会,一共36个单位41人参加,这是空前绝后的高考控诉会,是取消高考的预热动作。当时提出的主要问题有:高考把学生当作敌人,公开袭击,定期袭击。高考助长学生死记硬背,不是引导学生活泼主动的发展。高考按平均分数录取,要学生门门功课都好。高考超出中学课程范围,高考出难题,学生家长抱怨。学生紧张,高考每年总有人晕倒,把学生考焦了。家长紧张。老师紧张,全国考生集中在三天考试,如临大敌,气氛紧张。高考三天决定命运,偶然因素大。考生填那么多志愿,只从高校出发,不考虑考生的实际情况。

196661日,《中共中央批转高等教育部党委(关于改进一九六六年高等学校招生工作的请示报告)》后的5天,革命小将开始向高考制度开炮,《北京市第一女子中学高三(四班)学生为废除旧的升学制度给党中央、毛主席的一封信》说:现行的升学制度就是中国封建社会几千年来的旧科举制度的延续,是一种很落后的、很反动的教育制度。现行的升学制度是和毛主席给我们制定的教育方针相违抗……其具体罪状如下:()使许多青年不是为革命而学,是为考大学而钻书堆,不问政治。不少同学有严重的“唯有读书高”、“成名”、“成家”、“个人奋斗”、“走白专道路”等剥削阶级的反动思想。现行的高考制度助长了这种思想。()使许多学校片面追求升学率,而造成许多“特殊”、“重点学校”、专收高材生,这种学校为一些只钻书本,不问政治的人大开方便之门,把大批优秀的工农、革命干部子女排斥在外。()对学生德智体的全面发展起到严重的阻碍作用……我们具体建议如下:从今年起就废除旧的升学制度。……仅仅隔了5天,6 11日,《北京市第四中学高三()班革命学生给毛主席的一封信》,以及《北京市第四中学全体革命师生为废除旧的升学制度给全市师生的倡议书》说:立即废除高等学校入学考试制度!

写信给毛主席,并附《敢教日月换新天》一文,提出“大量从工农兵中吸收在阶级斗争中经过考验的坚定的革命者入学深造。”“从应届毕业生中挑选在文化大革命中立场坚定、表现积极的同学升学。”

1966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高等学校招生工作推迟半年进行的通知》发出。决定1966年高等学校招收新生的工作推迟半年进行,这一推迟,高考恢复就到了10年以后了。

《人民日报》社论《彻底搞好文化革命,彻底改革教育制度》。

19666月,刘源给国家主席刘少奇带四中学生的信《北京市第四中学全体革命师生为废除旧的升学制度给全市师生的倡议书》,而11年后,同样还是刘源,写信给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邓小平要求恢复高考。

引自人民网201022日《1966年文革当时为什么取消高考》

 学渣思维下的教改是复辟文革 - 谁是谁非任评说 - 谁是谁非任评说 

  评论这张
 
阅读(2708)|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